top of page

魚~雙腿分開就不會變成魚尾巴(限)

水族館CEO的他填海造地擴建場館,然而工地意外失火撲滅后,他在燒焦的建築工地上偶然發現了美人魚的她。

受傷的她赤裸豐腴上身,帶著精美絕倫的魚尾。

原來消防局調動了懸掛有巨型水缸的直升機從海裡舀水,再從高空倒下撲滅大火,結果把美人魚從海中撈入水缸拋出了。

美人魚因填海而失去了海底家園,原本要奪回家園,卻因受傷被他救下,細心照顧救治。

爲了保護她人魚的神秘身份,他與她結婚并竭力守護。然而,美人魚若雙腿合併成魚尾,在陸地就無法生存。

於是,他必須讓美人魚愛妻始終保持雙腿分開狀態,時常和她保持交合狀態,平日間也在她雙腿間的幽穴和後庭中塞入硬物阻止併攏。

初嘗情欲的美人魚徜徉在奢華夢幻的愛海中卻又愛恨交織…

而她不顧反對,在水族館裡表演海底美人魚拼命賺錢,只爲能贖回被填海的海底家園,瘋狂迷戀上愛妻的他陷入情欲之中無法自拔…


《魚》試閱

第1章 尾鰭

轟隆聲震徹雲霄,數架消防直升機掠過熊熊烈火燃燒的水族館擴建工程,俯身駛向了附近海面就地取水。

當機身龐大的直升機在海面滑行時,兩側的旋翼高速旋轉,海面驚恐的海魚倉皇失措地四散開來。

而直升機機艙底部固定的四個鎖扣吊著龐大的巨型吊桶,它迅速側傾深入海中。大量海水夾雜著海魚灌入,短短數秒間,吊桶就汲取了兩噸重的海水。

消防直升機即刻向上提起吊桶,飛往擴建水族館滅火。

此刻,水族館CEO白鯊正眉頭緊鎖,密切關注火勢。

剛才,大火蔓延時,他沉著冷靜地幫助擴建工程的建築工人們有序撤離至安全地帶。

白鯊身材頎長,背闊魁梧,人如其名,不僅是那雙敏銳如鯊的漆黑雙眸,尖銳兇惡的噬人鋸齒,他力排眾議,填海擴建的冷漠強硬,也和大白鯊如出一轍。

而水族館的填海擴建工程早就廣為遭人詬病站在停機坪上觀望火勢的白鯊俯下身,輕蔑地瞥了眼圍堵在水族館門口的海洋保護者們。他們自發組織集會前來抗議他的擴建,現在目睹擴建工程被燒,他們幸災樂禍地吶喊。

即刻,警官就以縱火嫌疑為由將這些抗議者全都帶走了,白鯊面無表情地冷眼旁觀。

當前,白鯊全神貫注著消防直升機的動向,只見它懸停在了擴建工程的火線上方約數十米處,而後向下傾倒盛滿海水的吊桶,協助地面撲火人員滅火。

巨大的水流從直升機的吊桶中湧出,從上空傾瀉而下。

在這短暫的瞬間,一道耀眼的銀色夾雜在水流中被倒下,白鯊分明敏銳地察覺到了,他好奇又困惑地微微皺了皺眉。

地面消防員和消防直升機地空協力,終於將整個擴建建築約有三十多米的火線全都控制,最終澆滅,白鯊也終於舒了一口氣。

當消防官兵撤離,警方初步調查取證完畢,徒留下空蕩焦黑,未完成的擴建水族館工程。

白鯊搭乘著私人專機巡視整座失火後的擴建工程,機身盤旋於工程上空,透過舷窗,他仔細查看著被海水澆熄後的殘垣斷壁,他本想尋找些失火的線索,卻意外發現了在殘留的燒黑平臺上似乎側躺著一隻人形魚尾的美人魚。

他瞪大瞳孔,吃驚地仔細觀察,她上身人形,披散著黑色長髮,髮絲隱約遮蓋著她赤裸豐腴的胸部,而那條銀光色鱗片的魚尾在日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輝,巨大的尾鰭似乎因受傷而無力地撲打求助著。

白鯊趕忙要求機長降落直升機,滑橇式起落架落地,龐大的旋翼呼嘯著,在四周刮起了一陣旋風。

那橫躺的美人魚披著一襲漆黑的烏亮捲髮全都吹散,如搖曳嫵媚的墨色海草淩亂於風中。

白鯊獨自徒手攀上了那燒黑的框架,敏捷地爬上了平臺。

當他越發靠近這條從海中墜落在地面的美人魚時,他如此惴惴不安。祖輩都靠海為生,從小對美人魚亦真亦假的各種傳說早鋪天蓋地,他從來都將信將疑。

雖然他的水族館中藝人扮演的美人魚表演極受歡迎,雖然他的潛水員曾不止一次說過在深海潛水中親眼目睹過美人魚,雖然警方正在調查襲擊作業船的人魚族群,可固執的白鯊始終認為美人魚不過是無稽之談。

直到此時此刻,面前的她徹底改變了他的想法。

她的確是一條真真正正的美人魚。

白鯊走到她身邊,蹲下身。

「原來是你。」一看到她那張迷人的臉龐,原本在胸腔積鬱的怒火就頓時消散得一乾二淨。

雖然沾著焦黑汙漬卻根本無法掩蓋她那嫵媚深邃的雙眸,鼻尖小巧挺立,噗嗤噗嗤著,似乎是在竭力改變魚鰓式呼吸,適應陸地的吸氧方式。

而那張粉嫩小嘴本在微弱地溢出呼救,可是發現是白鯊靠近她時,卻本能地驚叫抗拒。

「別過來!」

只見這條美人魚髮絲飛揚,原本被遮擋的胸部此刻已經在白鯊面前袒露無遺。

那豐腴飽滿的兩團綿軟劇烈起伏顫動著,兩顆如紅色魚籽的頂點殷紅挺翹,也隨之晃動,震蕩出誘人的乳波。

她的粉肩圓潤,手臂纖細,被傾倒摔下時,雙臂揚起,高舉過頭,顯得嬌媚不已。

從她的肚臍處開始,環腰際就自然地長出了佈滿魚尾的銀色鱗片,每一片都精美絕倫,紋路細膩,色澤鮮亮,叫人歎為觀止。

或許在海中,這鱗片折射光亮能讓她天水一色,隱蔽保護自己。而現在在陸地,在日光的映照下,她那晶瑩的魚尾折射出巨大耀眼的光芒,如此耀眼奪目。

從高空墜落時,她必定重重摔傷,此刻這條美人魚動彈不得,只是無力地撲動著尾鰭呼救。

「你還好嗎?」他關切地問道。

這俊朗的臉龐俯視著她,眼神中透著無盡的憐愛,溫柔地呢喃著。

「是該我問你才對。擴建水族館都被燒光了,你還好嗎?」沒想到這隻美人魚不知好歹地挑釁道,直勾勾地怒視著他,那澄澈透亮的雙瞳中浸透著對他莫名的厭惡和憎恨。皓齒緊緊咬住下唇,兩隻綿軟小手攥緊拳頭,掙紮著想要爬起,可這條倔強的美人魚卻怎樣都無能為力。

白鯊見狀,俯下身,摟過了她的雙肩將她小心翼翼地扶起身,脫下了自己的外套給她裹上。

美人魚撲閃著明亮的雙眼,感知到白鯊的體溫,一股暖意瞬間襲遍全身。

他壯實的手臂輕巧地抱起了這條美人魚,看她踡縮依偎在他懷中卻並不安分,還在使盡力氣想要掙脫他。

「別亂動,要是我弄疼你了怎麼辦?」

於是白鯊微微放鬆了手臂的力道,溫柔地托住她,生怕自己的蠻力弄疼她。

他抱起了這條美人魚重又踏入了直升機,飛抵旁邊的水族館為她療傷。

穿過漫長的拱形水族長廊,被摟在白鯊懷中的美人魚好奇地撲閃著雙眼,仰面環視著佈滿魚群的穹幕。

她吃驚地發現曾經的海底夥伴們如今都被關在白鯊的這座彎曲形狀的監獄中,她情不自禁地緊緊地攥住了他的衣襟,呢喃著那些魚兒們的名字。

「抱歉,你在說什麼?」白鯊俯下身,垂著頭,將自己的耳朵貼近她的嘴唇,好仔細聆聽她的低語。

那緊緻的耳廓靠近她,白鯊渾身透著海風般清爽的氣息撲鼻而來。

於是,美人魚的呢喃輕語就傳到了他的耳際。

「在念你的名字?」白鯊好奇地問道,美人魚以為他並不知道這其實是她和其它魚兒們聯絡的暗號,可事實上白鯊的內耳卻能靈敏地捕捉到低頻赫茲,他聽得到小魚們在回應她。

一路經過,只見美人魚表演隊長鱘紫在水中輕巧回轉,震驚地看到白鯊竟摟抱著一條美人魚,嫉恨之情溢滿水池。

而潛水員阿鮭則吃驚地注視著那條似曾相識的迷人尾鰭,對那懷中美人魚好奇不已。

白鯊穿過余博士堆滿各類魚標本和儀器設備的研究室,攝像頭對準美人魚的小臉快照。

白鯊隨手撕下了一張魚標本標籤「水鰱」對博士說道:「就用這個名字,立刻為她製作一張身份證!」

他抓緊分秒,生怕耽擱時間,懷中的美人魚就會支撐不住。

「對了,」白鯊匆忙離去,扭過頭對博士說道:「記得在她背面的配偶欄寫上我的名字。」

美人魚吃驚地凝望著他,白鯊只是曖昧地揚起嘴角。

這時,白鯊抱著她踏入了通透輕薄的球型電梯,隨著球外魚群遊動,水中氣泡不斷上浮,氣泡電梯也隨之緩緩上行,好似從深海底層暢遊到了上層淺水。

當水泡電梯打開,位於水族館頂層的無邊水缸映入眼簾。

白鯊即刻抱著她闊步踏入水池,將懷中的美人魚小心地置入水中。

傍晚時分,夕陽的余暉映照在她銀色的魚尾上,閃耀出美輪美奐的五光十色。

一浸沒於水中,美人魚立刻感到溫暖的水流環抱全身,輕緩地遊動,每一絲水流都拂過她的傷口,撫慰著她的疼痛。

白鯊也沉入水中,小心地伸出大掌,輕柔地抓住了她的手心,引導她在池中緩慢遊動。

「這裡的水源含有鐳元素和豐富的礦物質,能讓皮膚直接吸收治愈。」

果然,隨著這舒適溫和的水流,渾身創傷的美人魚感到自己的傷口正在緩緩愈合,而她親眼看到原本崩裂的創口在閉合。

她隨著白鯊的引導在池中輕盈地遊蕩,直到邊沿,她驚恐地尖叫起來。

因這無邊水池看上去像是要流向界外,從萬尺高空飛流下去。

白鯊摟抱住大驚失色的她。

「嚇壞你了?」

白鯊溫柔地將她摟入懷中,在她耳畔曖昧地問道:「你放火燒了我的擴建工程時,怎麼一點都不害怕?」

美人魚吃驚地凝視著他,原來你都知道。

此刻,身著警察制服的金魚警官的突然出現打斷了兩人,他尷尬地看著池中戲水的兩人說了句:「抱歉打擾。」

白鯊見到警官來訪,從容不迫地將雙臂架在水池邊沿問道:「金魚警官,縱火案有進展嗎?」

主管水族館治安片區的金魚警官早已習慣被這樣稱呼,而並不感到冒犯。

他的雙眼曾因緝拿案犯受傷,後遺症即是眼球如金魚眼般突出而得名。可這反而顯得他雙目格外炯炯有神,洞察明晰。

於是,警官那雙犀利的金魚眼,越過白鯊寬厚的背脊,直勾勾地打量著池中的被白鯊護在身後的美人魚,那偌大而華麗的尾巴讓警官暗自驚歎。

美人魚明白警官前來將她緝捕歸案,無路可逃的她早已做好最壞打算。

可讓她震驚的是,此刻白鯊竟然將她整個護在身後,於是她的胸口只得緊貼著他的後背,伏在他的肩頭。

警官在池邊蹲下身,眼球滾動,指著美人魚厲聲說道:「白鯊先生,我們調取了監控視頻,有位美人魚小姐有重大縱火嫌疑,我們有足夠證據證明是一名偽裝成美人魚的案犯遊至海岸邊,向擴建工程投擲了燃火彈,而她變裝目的正是為了避人耳目,蒙蔽調查!」

白鯊揚起嘴角,即刻察覺了警官注視著面前的美人魚的眼中透著強烈質疑。

於是,白鯊伸手攬過了浴巾,將美人魚包裹起來,故意把那張放在浴巾上新造的身份證抖落出來。金魚警官俯下身,拾起了這張女嫌犯的身份證,發現了她的配偶竟然就是白鯊。

白鯊歉意地對警官說道:「忘了向您介紹,這是我的新婚妻子水鰱。她最近在水族館表演美人魚時,我們一見鐘情。」

他說完在美人魚的嘴唇上印上了一吻,叫她大吃一驚。

警官匪夷所思地注視著這獨來獨往的白鯊身邊突然出現的妻子,將信將疑地微微偏過頭,觀察著美人魚,明白了白鯊是要打消他的懷疑。

可警官仍然直言道:「我勸您最好不要掉以輕心,魚類保護者的圍堵抗議,放在死魚肚子裡寄給您的恐嚇信,或許還有悄悄安插在您身後的反對者。」

「謝謝您的提醒,金魚警官。」他毫無懼色地說道。

「看來我這趟不是來調查取證,而是要向你恭賀道喜了。」

白鯊笑著回應道:「謝謝,到時我們會把魚籽糖和邀請您參加魚宴的請柬親自給您。」

警官揮揮手,無奈空手而歸,轉身離去。

警官一走,美人魚就困惑又氣惱地質問道:「你為什麼要救我?」

此刻,美人魚巨大的尾鰭在水中來回撲動,從魚尾最末端處的剪刀口開始緩緩分裂開,隨著她不斷扇動搖晃魚尾,漸漸分成了兩條細長的尾鰭。

「為什麼不讓警官直接逮捕我,為什麼不告發我,反而還要救下我?」美人魚大惑不解。

「你不知道夫妻間有相隱義務和作證豁免權利嗎?」白鯊認真地說道,「我這麼做是因為我有責任袒護你,包庇你。」

美人魚不屑地冷笑了一聲,「讓我接受你的包庇袒護,還不如讓我去死。」這條倔強美人魚倔強地說道:「白鯊,你可知道像我這樣生存在深海的魚類,被你奪走了海底家園,來到這裡的淺水區會怎樣?」

美人魚感到死亡正緩緩襲來,此刻她的下身感到膨脹疼痛。

她淚眼婆娑地說道:「像我們這樣的的深海魚原本在海底時,體內和水中的壓強平衡,但你填海造島,摧毀我們賴以生存的深海區,逼迫我們來到淺水後,我們就會因為體內壓強過大,把身體脹裂,擠爆內臟,從魚嘴吐出。」

此刻,她閉上雙眼,絕望地等待魚體內的巨大壓強將她撐裂,「白鯊,我很高興,看到你的擴建工程燒成灰燼,毀於一旦。」

那張迷人的小臉上卻透著視死如歸的拒絕。

他平靜地看著她的魚尾在裂變,否定道:「你不會,我的擴建工程也不會。」

這時,白鯊震驚地注視著那兩條細窄的尾鰭緩緩地鱗片脫落,飄散在水中折射出晶瑩的光芒,悄無聲息地溶於水中。

淡粉色的兩條長腿裸露出來,細膩如生魚的肉色肌膚,勻稱纖長的腿部和鮮明的關節,小巧的腳踝和腳掌,甚至分裂出的精細腳趾也和人類無異,光潔的指甲透著鱗片的亮色。

「現在,你不想上岸走走嗎?」他開口問道。

美人魚猛得彈開了那雙透亮的眸子,撲閃著睫毛。

她垂下頭,看到浸沒在池中自己身下的尾鰭竟然變成兩條人腿,她震驚地瞪大雙眼,和白鯊一樣感到難以置信,無法克制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原本預期五臟六腑的脹裂慘狀非但沒有發生,美人魚尾鰭反倒變成兩條修長人腿。

白鯊不可思議地直面浸沒在水池中,渾身赤裸的她。褪去魚鱗,全身的肌膚渾然一體,細膩光潔如刺身。

微微分開站立於池中的雙腿,交合處光滑如扇貝,惹人浮想聯翩,以至於白鯊恨不得即刻分開她的貝殼,一睹她私密的貝肉。

美人魚陌生又吃驚地擺動兩條腿,下肢就靈活地在水中劃水,而她身上的創口也因浸泡水池近乎全都愈合。

「你體內的巨大壓強並沒有讓你脹裂身亡,這股強大的力量倒是把你的尾鰭分裂成了兩條腿了。」

白鯊透過波光粼粼的水波,直視著她嬌美的雙腿和匯合處那隱秘的細縫,他伸出寬厚的手掌舉到她的胸口。

「歡迎來到陸地。」

「我現在已經燒毀了你的擴建水族館,完成了我的任務,不求苟活,只求一死。」美人魚決絕地回應道。

她說著將稍顯岔開的雙腿再度合併。

「只要我併攏雙腿就能變回魚尾,無法在陸地生存,乾涸而死!」

「是嗎?」白鯊注視著她重又併合嬌軀,問道,「那麼只要你雙腿分開就不會合併成魚尾了?」

於是,他伸出大掌要攬過她纖細的腰肢,沒想到她那光滑如絲般的肌膚,靈活滑膩如魚般的身姿靈巧地從他的掌心逃脫。

她一翻轉身,拼命地遊向那水天一色的邊界,光潔的後背和兩片柔美圓潤的臀瓣也就毫無保留地裸露在他面前。

眼看,這條機靈的美人魚就要遊到無邊水池的末端,她似乎也將隨著這不斷溢出邊界的水流而從萬尺高空飛流直下,墜落得粉身碎骨。

美人魚暗自驚呼,眼看就要滑落的那一刻,白鯊伸出長臂,攬過她的粉肩,將她整個人一下回轉攔回懷中,有驚無險。

可白鯊卻把她雙腿分開,那妖媚陰柔的小穴的後庭如人類無異,展露無遺。

他將她壓在這高空無邊水池的透明邊界,壓在自己巨碩膨脹的身下。

此刻,他們身後是遠方高聳如雲,鱗次櫛比的摩天大樓,美人魚不禁感到頭昏目眩,眼下就在這空中水池的湍急邊界,白鯊那掌心的蠻力似乎是隨時要把她從這高處拋下。

「想合併雙腿,你這是畏罪自殺嗎?以為縱火後一死了之就可以一了百了?你這條美人魚難道不需要為我過億的投資擴建工程的損失負責嗎?」

嬌弱的身軀完全被他鉗制住,動彈不得,她的雙腿被他完全打開,那莫名的熾熱粗大正抵住她的腿心,不適地磨蹭著她。

她扭捏著身子,原本各托住她一側臀瓣的大掌這下卻狠狠地掐住她的豐腴肉臀,拍打著她。

「啊——」她發出一道驚叫,迴蕩在天際。

白鯊的大掌移到她的腿根,硬生生地扣住,將她的雙腿撐得極開,仔細注視著她身下那嬌媚的一張一合的魚嘴。

她私密處的魚嘴正極力想要閉合,重新併攏成魚尾,然而白鯊一使力分開,那魚嘴也就不得不竭力張開,無法抿嘴。

「你闖下大禍,犯下重罪,以為一死了之就能擺脫制裁,逃脫懲罰?」

白鯊俯下身,她那渾圓的兩團胸乳就緊貼在他壯實的胸口,兩顆殷紅的魚籽也頂俏地摩擦著他。

他近乎貼著她的嘴唇,威脅道:「你該為你的所作所為負責。」

美人魚竭盡全力在他龐大身軀的壓迫下掙紮,卻無濟於事。

未經人事的她只感到被白鯊抵住的雙腿間難受又舒適,這陌生卻奇異的快感讓她心生恐懼。

可她還是竭力反擊。

「那麼,白鯊,又有誰該為我們失去的海底家園負責呢?如果你的掠奪,你的侵害全都是正當的,那麼我用你的方式回敬你,燒光你的水族館,毀掉你的工程,又有什麼錯呢?」

白鯊一怔,她面不改色,毫無懼色地直勾勾地注視著他,字字鑽心。

白鯊本是凶神惡煞的神情,忽而眸色中掠過一絲柔光,垂下頭,與她鼻尖相觸,貼住她的嘴唇,溫柔地威脅她。

「除了你,從來沒有誰敢對我這樣說話。」

他兇狠地吮吸著她的魚嘴唇瓣,火舌撬開她的齒關,與她舌尖相觸交纏,惹得她喘息連連。

美人魚絲毫不甘示弱,皓齒猛咬他的下唇,血腥在口中瀰漫。白鯊驚覺被咬。

「你敢咬我?」

他停止強吻,鬆開了她,用指腹抹掉唇間的血跡,挑釁地說道:「信不信,我馬上就要狠狠咬你,讓你的小嘴流血。」

此刻,白鯊褪去自己內褲的瞬間,再度找不到支點的美人魚似乎即刻又將從邊沿滑落。

就在這時,白鯊的大掌各罩住她一側飽滿綿軟,洶湧地揉捏住,卻又按壓住讓她身子一下後仰,竟倒掛在了水池邊沿。

長髮散落,隨著落下的水流不斷被沖刷,兩人合抱的上半身已倒懸在水池之外,似乎馬上就要將從這飛流的瀑布上墜落,錯視產生的驚恐一時襲遍她全身。

可白鯊卻仍鎮定自若地掐揉她的雙乳,用指腹在她的魚籽頂點上撫摸打圈,「啊——」她惶恐地溢出一聲尖叫。

雙腿間感到如海底火山般迸發,異樣灼熱的岩漿從她的腿心湧出,

雙腿早已被他撐開,白鯊毫不留情地將自己的粗長置入,報復似的兇狠地在她的魚嘴中抽插,

她身下嬌嫩的魚嘴被他舔咬,血絲溢出,瀰漫水中,疼得她嬌吟連連。

白鯊的掌心掐住她的綿乳,乳肉從他的指縫間擠出,美人魚搖晃著頭,痛處地呻吟著。

可當她偏過頭,卻震驚地發現此刻從高處望去,剛才被縱火燒毀的工程現在又即刻開始了高速修復,重新動工。

她似乎忘記了身下狂猛的抽插,震驚地注視著遠方那擴建水族館的「死而復生」,建築工程師們和巨大的4D建築打印機再度開始運作。

小美人魚的淚水止不住奪眶而出,她無奈地意識到自己冒著生命危險的縱火破壞,全都以失敗告終。

當淚珠從她的眼角滾落,融合在萬尺墜落的水流中,白鯊察覺到了她嬌軀的每一吋都充斥著無盡的悲涼憤恨。

「大魚吃小魚,弱肉強食,優勝劣汰,這原本就是自然界的生存法則。所以,擴建會持續進行,直到順利完工。」

白鯊以勝利者的姿態傲慢地將她倒掛壓在水池邊沿,猛烈抽插。

美人魚不甘地緊緊攥住拳頭,咬緊嘴唇,她明白自己必須活著,繼續未盡的任務。

「如果我不能阻止你,那我就會殺死你。」她堅定地說道。

「試試看吧。」他輕蔑地揚起嘴角,在她的耳畔挑釁說道:「如果你有足夠能耐殺了我的話。」


第2章 分身


白鯊顯然沒有把這條美人魚自不量力的口出狂言放在心上。

此刻,她正在他的身下無力掙紮,她雙腿間那張滑膩小巧的魚嘴正緊緊地銜住他的巨碩,把白鯊絞纏住。

前所未有的奇異燥熱感襲遍她全身,痛處與快感雜糅混淆,讓她神情恍惚。

可她那漲紅小臉,雙乳晃蕩,扭動全身的羞惱模樣似乎是在鼓足力道要以微薄的小魚之力反噬巨鯊。然而,隨著白鯊迅猛劇烈地在她身下魚嘴的攪動抽插,小美人魚似乎只有無奈被他吃幹抹凈的份。

「啊——」她嬌媚地吟叫起來,身下他的火熱巨大還在她的腿心魚嘴裏猛烈聳動,深切的羞辱感湧上心頭。

她竭盡最後一絲力氣伸出綿軟小手想要推開他堅實的胸膛,然而她那微小的力道哪裡抵得過他的銅墻鐵壁。

掙紮的兩隻手腕反而被他的大掌緊扣住,高舉過頭頂。胸口的兩團飽滿綿軟也隨之蕩漾著誘人的乳波,被他的嘴唇兇悍地覆蓋上,肆意地吮吸舔舐乳肉,啃咬她魚籽般的嬌嫩頂點。

他另一隻大掌則掐捏著她的另一側胸乳,將綿軟的渾圓揉捏得不成形。

「嗯啊——」美人魚劇烈地抽泣著,激烈震蕩的胸乳和被他抽插的下身,倒懸著的她渾身猛烈顫動。

委屈又羞恥的淚水奪眶而出,不斷湧出她的眼角,晶瑩透亮的淚珠在日光的折射下,反射出熠熠奪目的光芒。

小美人魚下身的魚嘴裏不斷吐露著濃鬱粘稠愛液,隨著水流瀑布沖刷過她的魚嘴,肚臍,胸乳,湍急的池水湧過她的脖頸和臉頰,帶走她的淚珠飛流直下。

此時,白鯊更大幅度地抽插著,從魚嘴中攪出淫水潺潺。

他低吼著,大手緊捏著她的雪乳,窄腰用力一頂。

「啊!」她再也承受不了,泣吟出聲。

隨著他發出一聲粗吼,白液噴灑而出,混合著她魚嘴溢出的愛液,全都被水流沖刷。

美人魚虛軟地仰過身子,近乎是要無力墜落。

白鯊的寬厚大掌即刻托起了美人魚的後背,將她猛得抬起身,擁入了懷中。

她早已耗盡全力,渾身疲軟地被他摟靠在胸口,微弱地發出陣陣嬌吟。

她本以為他的復仇懲罰終於結束,沒想到白鯊的大掌各掐住她一側的臀瓣托住,隨著白鯊站起身,她不得不雙臂攔住他的脖頸,緊緊摟住他以免掉落。

白鯊騰地從水中躍起,闊步劃過水面,抱著她踏上了岸,此刻兩人竟全都赤身裸體。

而那對被她掐揉得沉甸甸的胸乳,緋紅的魚籽頂點隨著他的走動而不斷摩擦著他的胸膛。

美人魚雙腿岔開勾住了他粗壯的腰身才不至於掉落,而白鯊的粗長再度對準了她那嬌媚至極的魚嘴,白鯊堅硬的魚刺深入,她的魚嘴準確無誤地再度吞入那兇悍粗大的魚刺,緊緊吸絞住。

兩人交纏在一起,白鯊邊摟抱著美人魚,插入她的體內,邊步行回臥室。

他闊步行走時的震動不斷震撼著兩人的交合之處,她止不住渾身顫動,虛軟的她不得不摟住白鯊,將自己伏在他的寬厚的胸膛。

再度猛烈的邊走邊插,讓她無力無暇再瀏覽周身的水族館。

無處不在的全息投影系統,投射著五光十色的水族魚墻,只見龐大的魚群們正穿過水墻,遊向他們,環繞著兩人暢遊不息。

五顏六色的魚兒,艷麗多姿地遨遊著,追隨著白鯊的腳步。

美人魚內疚地看著這些看似暢遊,實則被關在水族缸中被投影的魚群,都是她所熟悉的海底夥伴們。

背脊藍色,魚尾紅色的紅綠燈,通體亮粉色的紅寶石,魚身黑黃相間的小蜜蜂,帶著橘灰斑駁鱗片的地圖魚,曾經熟悉的朋友們如今都被白鯊捕捉,鎖在這密不透風的水底囚籠中。

而她的復仇也遺憾地失敗,不僅如此,此時此刻,她也正牢牢地被白鯊鎖在他的鐵臂之中,被他尖銳的魚刺在身下狂刺,他那狂猛的攪動刺痛,無時不刻不在向俘虜的她狂妄傲慢地炫耀著他勝利者的姿態。

「放開我……」她羞惱地無力命令道,卻被他托住雙臀,環抱在半腰,他每闊步往前踏步,那粗熱的魚刺都一次次毫不留情地撞擊著她。

「要我放開你?」他溫柔地問道,嘴角揚起了一抹邪獰的冷笑,僅用一隻手就輕巧地托住了她的小臀,而後騰出另一隻手,撥開了她垂下的長髮,別在她耳後,在她的耳畔反問道:「要是我放開你,你的雙腿不就合併成魚尾,沒法再陸地活下去了嗎?」

白鯊早已敏銳察覺她身下那張魚嘴若沒有硬物撐開就會閉合的情狀。

此刻,托住她雪臀的大掌,也伸出一根手指在她臀瓣間的細縫上來回摩挲,被愛撫後庭,讓美人魚的臀部一陣戰慄,下身劇烈地抖動起來。

白鯊的指腹在她後庭的孔洞上不斷打圈,鮮明地感知到就連那小孔也在不斷緊縮,於是將修長的手指毫不猶豫地插入了臀後的孔洞。

「嗯啊——」她羞窘又疼痛地尖叫起來,前部還置入著他的巨碩,後部卻又被他的手指刺入,這兇悍的前後夾擊讓她再度無力承受,呻吟著癱軟在他懷中。

「這就是你自不量力反抗我,攻擊我的下場,明白嗎?」白鯊囂張地對她說道,可她還是倔強地扭動小臀,回擊道:「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投降,就會認輸?你休想!」

她渾身震動竭力想要擺脫他,卻招來他更生猛的前後刺入。

終於,一路走來,白鯊將綿軟力竭的她抱入了臥室。

整塊巨大的透明地板下方是巨大的魚缸,成群的繽紛七彩魚群從床底穿過,踏上這玻璃地板,如履薄冰,好像這層透明地板馬上就會被踩碎,兩人一同墜入水中般。

美人魚環視四周,不像水族館別處都精心點綴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的魚類標本,白鯊簡約的臥房顯得空曠,只是被4D列印機製作的巨大擴建水族館模型佔據一席之地。

她出神地凝視著那精美逼真的模型,眼看摧毀的目標現在正矗立在她面前,就讓她渾身血脈憤張,想到因此而陣亡的魚兒想必已經不計其數,她就揚起頭問他。

「白鯊,我是被你釣到的第幾條魚?」

可這問題在白鯊聽來,帶著幾許曖昧,幾多醋意,

他將美人魚輕柔地放下,置於鋪著白色床單的大床上,龐大的睡床就和前方的露天浴池相接。

可他似乎並沒有立刻放開她的意思,湊近她的嘴唇,說道:「我不過是運營著水族館而已,你以為我就一定被群魚環繞?就一定捕殺無數?可為什麼從來沒有任何一條魚能進入我的世界呢?」他呢喃道,「直到現在,你的出現。」

說著,他抽過了細密的銀絲魚線,靈巧地抓過了她的左手,在她的無名指上纏繞上了這強韌的魚線。

「我還沒有釣到你呢,」他邊說邊繞指柔,片刻,魚線環繞如一枚精美的銀質戒指閃現在她的手指,白鯊說道,「雖然我們已經結婚,可你的心卻根本沒有上鉤。」

她輕蔑地回絕。

「不要再對外謊稱我們已結婚來羞辱我!誰會嫁給摧毀自己海底家園的人呢?」

她悲憤地注視著放置的那座巨大的4D建築模型。

白鯊語重心長地告訴她。

「如果你還想要和我抗爭,那麼你就必須要留在我的世界。」他強調道,「以我妻子的身份。」

說著,白鯊將給美人魚偽造的身份證遞給了她。

她接過身份證,瞥了眼背面的配偶欄和他取的名字。

「水鰱?」她鄙夷地皺了皺眉,「還不如改名叫我虎鯨,上週人們還搶救了一頭受傷的虎鯨,在它的肚子裏發現了一隻大白鯊的骨頭和牙齒呢。」

她暗喻威脅道,面對白鯊,毫無懼色。

「你不一定非要成為我的天敵。吞掉我啊。」他垂下頭,迷人地揚起了嘴角微笑,「成為我捧在手心的嬌妻不好嗎?成為我傾注全部的摯愛不好嗎?」

她冷漠地搖搖頭。

「你註定只是我的宿敵。」

他湊近了她,挑逗地問她。

「但你可明白在人類世界,我們彼此身體交合的意義?」

美人魚的她好奇地看著他。

「即是我們從此以後,融為一體,只屬於彼此的意思。」他說,「是我從此刻開始,會傾盡全力守護你,疼愛你,給予你的意思。」

「絕對不是!是你在狠狠地懲罰我,報復我的意思。」

她辯駁道,伸出綁在她手指的魚線,對他宣戰。

「白鯊,你束縛我也好,囚禁我也好,記住,我永遠都不會屈服,永遠都不會投降。我會抗爭到最後一刻,直到我把你的擴建工程徹底摧毀,直到我奪回屬於我的海底家園!」


備註

極讚的羅曼史甜蜜之作《魚》!我向您強烈地推薦這本熾烈情慾的奇幻作品。《魚》也列入我個人最愛的書單之一。美人魚的形象已被各種藝術作品呈現,在《魚》中,讀者仍能從這種古老的傳說和經典的形象中發現新意,獵奇全新故事。令人臉紅心跳的對白和橋段,感人肺腑的深情濃意,彰顯琴研強烈個人風格的佳作!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