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鬼~與鬼王冥婚後(限)

繼母爲了飯店生意扭轉盈虧,從靈國托鬼口請回了一具九歲被槍殺的凶死男孩屍體回來供奉,養小鬼求財。

然而,煉養中,鬼仔不喝繼母和生女的鮮血,機緣巧合發現他只喝繼女左粒米的血。

於是由八歲的繼女每日喂血,鬼仔與她形影不離,又因為從小喝她的血而深深迷戀上她。而鬼仔的愛撫觸碰使得懵懂的粒米的身體開始發育……

十年過去了。

繼母的飯店生意興隆,風生水起。

而少女初長成,鬼仔變鬼王。

這些年,始終蹂躪佔據著粒米嬌軀的鬼王提出要與她冥婚,卻讓她陷入了猶豫……


《鬼》試閱

第1章 鬼影


高中夜自習的大教室裏,爲大學聯考而用功複習的學子們緊密地挨坐在一起,埋頭苦讀。

放眼望去,有個叫做左粒米的女學生坐在最前排中央。

她身著乾淨整潔的校服,梳著馬尾,標準的模範生裝扮。

素淨的臉龐,透亮的瓷肌,精巧的五官,垂頭書寫的她渾身都透著不言而喻的純淨清澈。

然而,她之所以如此奪目顯眼倒不僅僅是因為她的清秀,更是因為她身旁總是有張空位,這張位子直面教室白板,視線極好。

在密密麻麻被佔據的座位中,這麼好的座位卻總留空顯得分外搶眼突出。

可是,肉眼看似空缺的位子上其實卻一直有人占座,那是她形影不離的同桌。

即使座位表上這一欄留空,即使班裡的老師同學們誰都看不到他,但他確實就坐在她身旁,陪伴著她,如影隨形。

此刻,粒米停下了手中沙沙書寫的水筆,扭過頭,瞥了眼身旁的他。

這張俊美的臉孔蒼白如紙,沒有一點光澤和血絲,銀色的頭髮垂在額前,微微蓋住他的細長眉毛。當教室窗外陣陣夜風吹來,他的髮絲卻仍紋絲不動。

同桌的他身著絲質精緻的黑色長袍,他伸出透白長指,在平板螢幕上觸摸著,將幾個人的社交帳號頭像拖拽入了螢幕中的死亡簿,而後他關閉了手中的平板。

卸下帽兜,抬起頭,他那雙琥珀色的明眸透著狡黠的光亮,回望著粒米。

彼此相互凝視間,他的瞳孔裏卻並未映照出粒米的模樣。

她瞪大眼睛,仔細觀察著他瞳仁中的詭異鏡像,風格奇異的暗黑色延綿建築和幽暗景象,那正是投影在他眼中的冥界。

十年前,繼母爲了挽救瀕臨倒閉的飯館決意養小鬼,自從她請來這隻來自冥界的年幼鬼仔供養後,這些年,他不斷吸食著粒米的鮮血,如今竟不可思議地成長爲了能力強大的鬼王。

與此同時,他對粒米的嗜血慾和佔有欲也越發強烈。

「叮鈴鈴」刺耳的下課鈴劃一下破埋頭苦學的沉寂,也打斷了粒米的思緒。

學生們都陸續暫時合上課本和複習題,前去食堂就餐,順便抓緊這片刻間隙呼吸教室外的新鮮空氣。

只有左粒米沒有動身,她從書包裏拿出了一個小飯盒,將書本壘成了一疊, 推到一邊。曾經,這個看了就讓人生厭的飯盒一打開盒蓋,就有一股隔夜飯的餿味撲鼻而來。

飯盒中的滷肉飯是家中經營的飯館所剩的過夜飯菜,暗紅色紅燒湯汁淋澆在飯粒上,和她家供奉給鬼仔的淋血米飯十分相似。

那種飯菜,別說人了,連鬼都吃不下!

晃神之際,耳邊再度迴響起曾經繼母邊給她打包飯盒,邊對她所說的話。

「你爸在世時不是一直跟你說嘛,之所以給你取名字叫“粒米”,就是因為家裡開飯館。常言道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就是要你珍惜每粒糧食,不要浪費,所以隔夜飯菜也不該隨便丟到,不然太可惜。你爸看到你打包剩菜當便當吃,會很欣慰的。對了,粒米,放學後記得到我店裡來幫忙,我這邊人手好緊。」繼母抱怨道,「你幹嘛那副表情,不願意啊?」

此刻,從教室的窗口向外望去,就是繼母經營的那家24小時中餐店,那時候想到又要為繼母無償打工,她就會感到疲倦而厭煩。

那種時候,繼母就會不滿地指責道:「你這種態度,你爸在天上可是會死不瞑目啊。你爸如果活著,肯定會跟你說粒米粒米,希望你不要輕視米粒那麼小的事情,不管是讓你洗碗也好,還是端菜也好,都要從小事踏踏實實做起。畢竟這世界上哪有白送白吃的飯!我的飯館不就是靠著自己的勤勞苦幹才有今天的成功嘛?」

的確,此後,繼母倚靠著養小鬼生意風生水起,只是每日餵養的小鬼嘴刁,只喝粒米的鮮血。這下,繼母對她的態度可是天上地下的完全改變,供奉小鬼前,先把血庫的她供奉好才行。

所以現在,她深吸一口氣,打開便當盒,一股熱氣騰騰的菜香味撲鼻而來。

鮮香白嫩的米飯上鋪著剛出爐叫人垂涎欲滴的滷肉,配上嫩綠新鮮的多種蔬菜,還有幾塊嫩滑殷紅的大蝦,加上亮黃飽滿的芝士玉米粒。而湯罐裏竟還盛滿了濃鬱醇厚的排骨湯,飯盒平日空置的底層也塞滿了色澤豔麗的鳳梨塊,奇異果,香橙片和數顆草莓。

然而,今天,沒有胃口的粒米還是合上了便當盒。

「怎麼了,粒米?不吃飯嗎?」

身旁的鬼王血紅薄唇吐露著心疼,儘管渾身陰氣逼人,可不知為何,還是讓粒米感到絲絲暖意。

粒米捂著小腹。

「我吃不下。」

鬼王側過身,貼近著她的臉頰,伸出手指,掐住了她的下巴,只見她害羞地朝著椅背後微微挪動。

「真的不餓?」他輕啟薄唇,曖昧地問道,而後在她的綿唇上印了一吻,「你不餓,我倒是餓了。」

那冰冷的觸感觸碰在她的唇瓣上,讓她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吻透著絲絲寒涼,他的冰冷舌尖放肆侵入,翻攪著她口中的溫熱,恣意品嘗。

冷舌掃過貝齒,與她火熱的小舌絞纏,好似冰火交融。

這時,粒米在自習教室的獨自念叨和撅嘴表情引來了後排學生的抬頭注視,那學生抬了抬笨重的眼鏡鏡框,朝向了自言自語的粒米,早已習慣了周遭同學因考學壓力過重而發生的各種異常行為,於是,眼鏡男又習以為常地垂下頭繼續啃書。

空蕩蕩的教室裏,只剩下了粒米在內的稀稀拉拉幾個學生,整個空間透著靜謐和陣陣陰冷的穿堂風。

粒米分明抗拒著他,卻又不由自主地回應著他的吻,惹來鬼王更狂猛的反應。

在寂靜的教室裏,她甚至能聽到自己微弱的喘息聲和心臟狂跳的噗通聲。

緋紅染上了雙頰,她慌亂解釋道:「我今天例假來了。」她在他的唇間低聲呢喃。

小手緊緊地攥住了粉拳,忐忑地微微在座椅上扭動著身子。

鬼王的俊眸低垂,俯下身,湊近她的小腹嗅了嗅,他早就敏銳地聞到了她身上那股好聞的血腥味,不禁更覺倍加飢餓。

粒米的下腹正隱隱作痛,她本能地伸出雙手捂住了肚子,只覺得一股股溫熱的暖流從腿心間湧出,瀰漫出愈發濃重的血腥味。

若是換做其他女生,在例假到來的此刻,必定會習慣性地伸手探入自己的小包,取出裝著衛生棉的小袋,而後跑去衛生間換上。

可是,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左粒米卻從她十三歲月經初潮以來,卻從來沒有用過衛生棉,一次都沒有。

座位上的她正緊緊地用掌心抓住了課桌邊緣,雙腿再度緊張地不住顫抖起來。

鬼王見狀,鬼魅地揚起了嘴角,那股令人垂涎欲滴,飢渴難耐的血水味正悄然地撲鼻而來。

他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面前這個活在陽世的滴血戀人,而她也早已預料到這深切的注視意味著接下來會發生什麽,越發感到惶恐不安,而她因為經期到來而再度愈發腫脹的胸部此刻也不斷地劇烈上下起伏。

鬼王直勾勾的凝望的目光看得她脊背發涼,寒毛直豎。

他伸出那雙冰冷的大掌解開了她校服襯衫領口的紐扣,兩團鼓脹的胸乳正被束縛在罩杯中,隨著她急促的呼吸而隨時要溢出胸衣似的。

當鬼王將冰涼的手心探入到了她的校服內衣中去時,她慌亂地搖動著胸脯,試圖擺脫他,卻又不無奈地自己的酥乳又被牢牢地抓握在他手中。

粒米咬住下唇,以免發出聲響,坐在最前排的她回望教室後方,寥寥無幾的數個同學並未發現她的異樣。

「這裡可是教室啊。」她還是低聲地提醒鬼王道,「再怎麼也不能在教室裏啊!」

鬼王黑袍形似睡袍,腰間繫著絲帶,此刻他的前襟大敞開,露出了結實精瘦卻冰涼無比的胸膛,他的胸口有個明顯的暗紅色的窟窿,那是他往生前被子彈打穿的槍擊痕跡。

粒米輕撫著他的傷口,由於她的經期到來,身子也倍感寒涼,每當這時,就有種隨時要被鬼王拖去冥間的恐懼感襲來。

她不敢輕舉妄動,因為此刻,鬼王竟毫無顧忌地把粒米校服襯衣紐扣全都解開,見她的胸衣坦露出來,他就輕巧而嫺熟地一伸手,把她的前扣打開。

這下,她那對白皙飽滿的酥胸就彈現在了鬼王面前,她的校服前襟大敞著,分別遮擋住了兩側半乳,若隱若現。

這嬌媚的綿乳讓鬼王眯眼欣賞,比起平日裏,她的乳房更為腫脹,碩大的乳球懸於胸前,他忍不住伸出冰冷大掌各抓住一團嬌乳開始揉按起來。

腫脹的飽滿根本經不起掐揉,乳肉輕碰都頓覺疼痛。

她眉頭緊蹙,小手不由地推拒著他的冰掌,呼吸也變得越發沉重。

後排有同學又停下了筆,抬頭查看前排的動靜,只見那個穿校服的女生背影微微顫動著,並無異樣,他就繼續埋頭複習。

可粒米就坐在教室門口,隨時隨地會有同學回來,若是被撞見衣襟大敞開,裸露著雙乳的不雅模樣,後果必定不堪設想。

可鬼王根本沒有收手的意思,見粒米分心,他更加使力地掐住了她的乳肉,以指腹打轉摩挲著她殷紅頂翹的頂點。

稍被觸碰,敏感的她就渾身戰慄,隨著鬼王彎曲涼指,將指關節夾住了她的乳頭擰扯時,那股刺骨寒意從她的乳尖一下傳導到了她的全身,她不禁打了個寒戰,差點就叫出了聲。

這時,有三兩個同學吃完晚餐回到了自習教室,坐在門口的粒米見有人踏入,羞窘得無地無地自容。

此刻若是有人發現了正敞開胸衣,赤裸胸乳的她,一定會看到她的兩團飽滿乳肉正在詭異地微微變換著形狀。

因為外人的肉眼看不到鬼王,而此刻鬼王正在大力握住她的碩乳揉捏,乳肉都被捏擠得不成形,全從他五指大張的冰掌中溢出他的指縫。

同時,若是同學們定睛一看,還會發現她的乳頭竟然也在奇妙地彈動,鼓脹的櫻紅色乳頭正不住地自己扭動著,那是因為隱形的鬼王正在撥弄她的乳頭。

因而,隨著同學們的靠近,她猛烈地抽氣起來,粉拳緊緊攥住,手腕處卻被鬼王扣住,動彈不得。

就在這迫在眉睫的一刻,那幾個同學輕瞥了眼粒米就朝著後座走去。

原來粒米課桌上壘疊著高高的書籍,正是這座書墻反倒遮擋了他人的視線,沒有人注意到她已然胸乳大敞開來。

有驚無險,粒米暫時舒了一口氣,雙乳在鬼王的揉捏下變得愈發沉甸甸,乳尖也變得更為硬挺。

而她的小腹微涼,校服襯裙裹住了她的腰際,裙襬遮蓋住了她的腹部和腿根,那溫熱的血水正不住地從她的腿心間湧出。

她微微挪動著小臀,血滴就從順著她的大腿內側滑落到了她的腳踝,又滴到了教室地板上。


第2章 鬼噬


此刻,她更加緊抓住了課桌,深怕身子一癱軟就癱坐下去,她恨不得捂住胸口,即刻逃離教室,可是被鬼王鉗制的身子卻怎麼都沒法挪動。

滴落在地板上的血滴散發著馥鬱醇厚的血腥香味,牽動著鬼王的嗅覺和味蕾,每一滴鮮紅晶瑩的圓形血滴也形狀也滴滴飽滿可愛,分外誘人。

在鬼王還是個在九歲時就往生的小鬼仔,被她繼母請入家中開始,繼母就讓八歲的粒米每日擠血餵養鬼仔,持續不斷。

因而,他對她的血液,對她的身體有種異樣的著迷和貪食,同時,在朝夕的相處中,從鬼仔成長為鬼王的他也每日喂血的粒米擔憂。

「我心疼你,粒米,不捨得你每天被尖針扎手指,擠血喂我。但我必須喝你的血才行,是你的血餵養我讓我在冥界變得更加強大。」他低語呢喃著,「不過現在,我可以每月只在這幾日裏喝你的血,好嗎?」

於是,從粒米月經初潮以來,鬼王就和她定下了這個約定。

每到例假,鬼王就會像現在這樣,身著黑袍的他翻身蹲到了粒米的面前,仰起頭注視著神情緊張慌亂的她。

那對巨碩飽滿也在猛烈地抖動,兩顆嬌羞的紅潤頂點也蕩漾出了醉人羞澀的乳波。

小巧的粉拳死死地攥緊了裙襬,她似乎是不想再讓鬼王在此時此地掀開她的校服短裙。

然而,已經煎熬忍耐了一個月,嗜血如命卻壓抑已久的鬼王如今早已忍無可忍。

他的冰涼大掌一把就攥住了她的裙襬,朝上掀開,將裙邊翻蓋在了她的小腹上。

於是,他就看到桌下她這副併攏的雙膝,似乎是要竭力隱藏住她腿心間隱約可見的薄布,血水順著她的白皙腿根流出,留下了一道道清晰暗紅色的血痕,宛若冥界乾涸的血水瀑布。

此刻,鬼王陰冷地命令道:「粒米,把腿打開!」

她的雙腿哆嗦著,反倒將膝蓋併攏得更緊,在這個不合時宜的自習教室裏,若是被同學老師發現,她必定無地自容,難逃處罰,而若是違抗鬼王的命令,她更是會被變本加厲地折磨,總之怎樣都難逃一劫。

粒米深吸了一口氣,閉上了雙眼,再度像往常例假來時那樣,在鬼王的面前微微分開了雙腿。從他的視線看去,雙膝間僅僅是開了一條窄縫。

他能看到的是包裹著粒米下體的純白色內褲的襠部,已經全被的經血染紅了。

「還不夠。把腿再打開。」因為聞到那刺鼻的血腥味,一下激發了鬼王,他厲聲命令著,「把你的雙腿張開到最大。」

這話語讓她的耳根通紅,在她晃神猶豫之中,鬼王已經伸出了冰掌,各扣住了她的膝蓋,猛地向兩側掰開。

這下,她就雙腿被分開,白色底褲大展開在他的面前。

被血水浸染的內褲底部已經從象牙白變為了血紅,被血滴濕潤的白皙腿根,都瞬間讓鬼王慾望迸發。

當身下的鬼王用大手扣住了她的兩側腿根,完全阻止了她的併攏,他一埋頭,隔著濕透的布料,嘴唇緊貼著她的私密處,就開始吮吸起她的血汁來。

「唔——」粒米不由地倒吸一口涼氣,渾身發顫。

她的小手緊緊地捂住了嘴,生怕自己控制不出,溢出了尖叫。

鬼王垂下頭,抓住了她的一側腳踝,伸出冰舌,環繞著她腳踝上凸起的圓骨打轉。舌尖又慢條斯理地上移,順著在她大腿內側殘留的血痕,一路舔舐著不斷滑落的血水。

冰掌邊愛撫著她腿部的白皙嫩肉,舌尖邊不停地舔吮,觸及到她腿根內側時,瘙癢感累積的她本能地試圖要併攏雙腿,卻不僅被鬼王再度硬生生地掰開雙腿。

這下,他將她的兩腿敞開架起在了兩邊的座椅上,岔開跨坐,讓粒米羞窘得不知如何是好。

鬼王的強要每次都愈發強烈,而這次較之以往更甚。

他近乎將整張臉都埋入了她的腿心間,而後嫺熟地用嘴唇摩挲著她內褲底檔的面料,磨蹭著她的嬌穴,於是源源不斷的血水從她的甬道裏溢出,浸潤著內褲,滲到了布料外。

只見他貪婪地張開薄唇,吮吸著薄布中滲出的血水,喉結滾動。

每一滴咽下的血滴都如同在荒蕪沙漠中的行屍走肉發現了甘醇綠洲般欣喜若狂。

沾滿血滴的紅唇更加狂肆地隔著薄布,輕撞著她的私處,被紅色液體染紅的白色底褲,緊緊地包裹著她的嬌羞嫩穴,布料色澤加深,也鮮明地勾勒出了她的陰穴魅惑的形狀。

鬼王來了興致,他的冰舌舔吮著被內褲遮擋的她的私密花瓣,又用薄唇和沾著血水的皓齒輕咬著她的陰唇,將她的私穴唇瓣含在口中把玩,這下惹得粒米不住扭動身子,發出了「唔——唔——」低沉的呻吟。

她的小手整個兒將自己的臉蓋住,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和雙眼,不敢直視面前讓她羞恥不堪的景象。

雙腿間的他卻絲毫沒有罷休的意思,此刻,隔著內褲吮吸她的血水已然無法滿足他的嗜血慾望。

鬼王越發覺得這層薄薄的布料阻礙著他,於是他伸出纖細修長的手指,勾住了她底褲的一側,朝著另一邊拉開,將她整個妖媚的嬌穴全都展露開來。

烏亮的絨毛佈滿了小丘,沾濕著血水的花瓣滴落著血色露珠,那股濃鬱的血腥味撲鼻而來,他興奮地用手指掰開了她的花瓣,見到她的陰唇不住顫抖,滲出陣陣濕液,細軟的絨毛也因沾上血腥蜜汁而泛著晶瑩水光。

撥開了內褲底檔的阻礙,鬼王伸出舌尖,掰開她的兩片花瓣,見到了那張合不斷的血穴,他暢快地將舌頭刺入到了她的濕穴中。

於是,瞬間一股刺痛從她的下體傳導了她的全身,接著那股疼痛轉為酸麻,讓她渾身虛軟。

隨著鬼王舌尖靈活地舔吮和輕壓,她的血紅濕液溢流得更多,也滋潤了他的進出。

同時,他竟然曲起手指,不停摩擦她的敏感花唇。

「不……唔……」稚嫩花唇禁不住他的玩弄,開始泛紅,隨著經血不斷泌出,腿窩裏血紅濕潤不堪。

他抬起俊朗精緻的臉孔,撲扇著邪魅的雙眸,輕瞥著眯眼在課桌前掙紮的粒米。鬼王輕舔沾染了花液的薄唇,乾脆大手來到了她的腰際,用力扯掉了她的內褲,這下,濕嫩的血穴就毫無遮掩地完全呈現在了鬼王眼前。

這粉嫩的花瓣,沾濕著血滴,誘人美景令他屏息。

他伸手撥開花瓣,看到裏頭的花蒂劇烈顫動,血紅蜜液不停地流出。  

微涼的薄唇再度輕咬她的陰唇,冰舌又一次侵入了她的血穴,飢渴難耐地放肆地吮吸著她的血水,品嘗著混合了愛液的香醇血滴,他怎麼都喝不夠。

跟著,鬼王就將手指也采入她的穴口,搔弄濕熱的血壁。

「嗯……啊……」他的長指才剛采入,就被她緊緊地吸附住,血徑被撐開,微疼夾雜著麻癢。

隨著他的冰舌舔吮和長指抽插,血水春潮溢得更多,弄濕鬼王整個下巴。

他貪婪地啜飲著,凝望著不停流出血液的嬌穴,微微眯眸,甚感滿足。

刺骨的寒意不斷席捲全身,粒米甚至感到自己好似處在了天寒地凍的冥界之中。

鬼王邊吮吸著她的下體,邊伸手拿過了她座椅邊的校服外套,讓她披上。

粒米裹住了外套,緊緊地用一隻小手扣住了前襟,而另一隻手則捂住嘴,生怕自己喊出聲來。

因為此刻越來越多的同學們已經從食堂返回。

只見這時,一個高瘦的身影靠近了正渾身打顫的粒米。

「粒米,你怎麼了?」那個男生躬下身關切地問道,「很冷嗎?」

有人接近她,讓她頓時渾身戰慄,滿臉通紅。

她羞紅著臉,小聲呢喃。

「我沒事。」

面前的男生是粒米班上的班長阿傑,正是因為平日裏樂於助人,對周圍的同學們十分關心友善,才被推舉為班長。

可現在,班長阿傑哪裡知道在他面前裹緊著校服外套的女同學左粒米,在她的外套裏面,卻是一粒紐扣都未系上,大敞開著的襯衫,裏面裸露著巨碩的被兇狠揉捏過的雙乳。

而阿傑更不會察覺面前臉色慘白的粒米伏在課桌上,她的下體卻正大張開,內褲也全都被撕光,淌血的私穴此時此刻正在被鬼王侵入吮吸。

因而,可憐的粒米一面正忍受著下體陰穴被他冰舌刺入的痛楚和快感,一面還要佯裝無恙,保持上身平穩,應付站立在她面前的班長。

阿傑伸手撩開她的劉海,觸碰著她的前額。

「好燙,你是不是在發燒?」他擔憂地問道,「不如你早點回家休息吧。」

「我真的沒事。」她的話音剛落,鬼王又用舌尖在她的身下猛地抽刺吮吸,又用牙齒輕咬著她的陰唇,她皺緊眉頭。

「真的沒事?」阿傑關切地追問道,粒米就更加使勁地搖搖頭。

於是,仍然不知情的班長將自己手中的飲料遞給了她,「剛買的,這瓶你喝掉吧,喝了能量飲料或許你的體力就能恢復些。」

然而,還沒等班長將玻璃飲料瓶送到她手中,瓶身竟然就「砰」得一下忽然爆裂了,玻璃片碎了一地,裏面的紅色液體也全都散落在了地上。

班長和粒米都頓時嚇了一跳。

「怎麼會這樣?」大惑不解的班長阿傑嘀咕著,只好轉身去拿拖把。

而粒米的下體已經被吮吸得近乎要被抽空,她無力地伏在了課桌上,哀求鬼王離開。

如果她赤裸的雙腿依然大敞開來,那麼等會兒來俯身拖地的班長就會看到她裸露著下體的陰穴。

想到這裡,她不禁用力地試圖合攏雙腿,可是鬼王卻仍然不改貪得無厭的鬼仔本色,根本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原來,善妒的鬼王又在醋意勃發。

班長阿傑拿來的明明是自動販賣機中所售的能量飲料,但是內裝著鮮紅色的液體和粒米的經血色澤一樣,讓鬼王誤以為是瓶中所裝的是她的經血,卻被其他的陽世男子握在瓶中。

於是,吃醋的鬼王所積聚的醋意和憎恨成為了強烈的磁場,將飲料瓶震破。

眼看著阿傑拿著清掃工具匆匆過來,他哪裡知道粉身碎骨的玻璃瓶是鬼王對他的警告,要他對粒米避讓三分,不要接近他的戀人。

這時,阿傑俯下身,拿著拖把清理灑落在桌腳下的飲料。

「把腳挪一下!」阿傑的話語也被耳尖的鬼王聽到,他哪裡知道,此刻在桌下的鬼王正虎視眈眈地盯著他看。

下陰被過分吮吸的粒米已經虛軟乏力得連腿都挪不動,她只是將裙襬放下,蓋住了她的膝蓋,阿傑也並不知道在她的襯裙下,是她一絲不掛的雙腿。

而從她的血穴中湧出並滴落到了地板的經血,也恰巧因為紅色飲料灑落蔓延,反而恰到好處地覆蓋住了一地的經血,血水融合,根本看不出來。

終於,有驚無險。

看著班長阿傑拿著拖把和水桶離開的身影,粒米這下才緩過神來,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偶爾,她會懷疑被鬼王蹂躪和強要是否只是幻覺或是惡夢。

可是,每次當她磨蹭著雙腿,察覺不到那層薄薄布料,並將小手探入到裙下,觸碰到光潔的腹股溝時,她真切地意識到原本所穿的內褲已經不翼而飛了,裙襬下就只剩下她裸露的下體。

被撕去消失的內褲就是鬼王來過,侵入過她嬌軀的證據。

他的確來過,而且從鬼仔來到她的生命之後,他就從未離開過。


備註

完稿《鬼》時,我預計應該沒有人會願意讀這個故事。因為《鬼》這樣的標題,陰森恐怖晦氣。因為我膽小怕鬼,所以如果是靈異題材,迷信的我總是在中午到下午陽氣充足的時段寫作。《鬼》融合了恐怖,靈異和情色多種元素,是一個文筆流暢,故事離奇曲折,立意深刻的故事。我認可自己創作的這本《鬼》,但肯定不喜歡它的陰暗內容。其中鬼王生前的成長經歷和背景為他往生後成為一個充滿情慾的鬼魅提供了充足合理的鋪墊,因果輪迴,萬事有因,讓整個故事變得更為細膩逼真。鬼王固然面目可憎,但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他在生前所目睹的情色之劫,也在往生後將慾望發洩到了粒米身上。《鬼》的男女角色飽滿立體,內心思緒和精神狀態變化描繪得具有層次感,細緻連貫不跳躍。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