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雲-曼舞雲霄,翻雲覆雨(限)

他是緋聞纏身的超級偶像Niar,十年來卻始終單戀著一位秘密戀人,那位無懼恐嚇報復說出真相的證人女孩愛妮。

Niar母親因車禍身亡,當時目睹現場的藝校女同學們卻收受封口費,包庇肇事的富少司機,而素不相識的她卻勇敢作證。身為偶像的niar用他的方式百般寵溺愛妮,回饋她的勇氣和誠實。

而愛妮也瘋狂迷戀他,原本就是他的虔誠粉絲積雨雲,願犧牲一切守護偶像。當niar無懼非議,隨時準備公開與愛妮的秘密戀情,讓女藝人的緋聞不攻自破時,那些女明星們竟然接連離奇死去。

此刻,所有證據都指向深愛男偶像的瘋狂女粉絲愛妮就是凶手,無辜的她百口莫辯,到底誰才是真凶?


《雲》試閱

若干年後,愛妮幾乎每天都往來於主修雲技術課程的大學和打工的唱片店之間。

眼前這位講授著「雲計算」理論的彪悍教授正描述著激動人心的「雲時代」圖景,愛妮的思緒忽而飄到九霄雲外,飄到了那片雲上。

此刻niar粉絲俱樂部「積雨雲」正利用雲平臺,建立了各大應援站點。

Niar通過雲電視和粉絲直接互動,關於niar的最新資訊都放在雲存儲器中隨時調取,而雲殺毒能清除攻擊niar站點的駭客病毒。

課間的間隙,愛妮總在自動販賣機前,買瓶雨露純淨水。

然後,她就會凝視著販賣機旁的廣告紙板人niar,思念著這位niar本尊,灌下了一整瓶他代言的雨露水,像是喝酒壯膽了似的,她一下扛起了紙板人,偷走了。

DearNiar,她是這樣渴望貼近他的世界,當她在唱片店裏把niar的唱片擺上貨架,貼上標籤時,當她站在梯子上貼著你的新碟海報時,當她幫顧客結賬把niar的唱片遞給他們時,她的手指輕輕劃過唱片架上他的標簽時。

NIAR,他的名字好像有一股強烈的電流從她的指尖傳導到全身,再次見到他的渴望就無法遏制……

當愛妮登上梯子,將niar的大幅海報貼上玻璃墻時,她伸出的手腕上的白色手環熠熠發光。

她默想著:「niar,是你讓這隻普通的白色手環變得與眾不同,神聖非凡,當你為我戴上它的時候,我就感到它被加持,成為了一件從你那裏得到的聖物,於是我就被你拯救了。」

恍惚間,仿佛置身雲端,當她透過唱片店巨大的玻璃幕牆朝外望去,情不自禁地把目光停駐在窗外的那個人孔蓋上。

這塊人孔蓋是她留在這家唱片店打工的原因。

那個下著大暴雨的傍晚,工人們掀開了被積水堵住的人孔蓋,疏通下水道。

來送晚餐便當的愛妮在不遠處觀望,搶修隊員的父親沖她猛揮手,讓她趕緊回去避雨。

此刻,人孔上方形成一股強大的漩渦,瓢潑大雨中,一個推著小車艱難挪步的女人被身後的一輛疾馳的黑色汽車急促撞飛。

她被拋出去時,那道刺破雨簾的弧線帶著叫人毛骨悚然的血光。

那婦人順著劇烈的漩渦,被卷進人孔。人孔張開血盆大口,一下吞噬了她,愛妮爸爸沒有絲毫猶豫,系住繩跳下去救她……

今天,依然是這塊人孔蓋,它上面卻已不是斑駁的灰黑色金屬,那圓形井蓋上繪制著別致的女人肖像,足以媲美圓形化妝鏡的翻蓋。

畫像中的女人側身端坐,波浪長發披肩,垂著眼簾,神態悠然。

當她看到頭像的第一眼,愛妮就有種莫名的篤信,這塊人孔蓋上的畫像就是為了落入人孔死去的婦人繪制的。

「可是,如果那人的兒子有這等閒情逸致在人孔蓋上畫像立碑的話,為什麼就沒有時間和心思去找找為了救你母親,為你說真話而蒙受苦難,家破人亡的人呢?就這樣消失蒸發,不露面,不回應,你這樣叫人痛心又心寒的人到底是什麼人,到底又在哪裏?」

她落寞地站在梯子頂端俯瞰著人孔蓋上沖她微笑的婦人,當淅淅瀝瀝的雨打在人孔蓋上時,如同抽打在她心頭般痛處。

只是海報上的niar讓她平復感傷的情緒,然而在那場見面會後,愛妮卻再沒見過niar本人。

於是她意識到,niar只存在於平面雜志和電視熒幕裏,只存在於她無法遏制的思念裏。

就在這個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的週末,唱片店裏只有零星幾位客人。

愛妮將niar的新唱片置入了試聽機中,當她按下了播放鍵,淅瀝雨聲的旋律和迷人的嗓音就流入了她的耳膜,她的心間……

她沉醉與這流淌的音符中,恍惚間轉過頭,吃驚地發覺了身旁的男人。

高挑修長的他正沖她迷人地微笑著,他用食指抵住了嘴唇,示意她不要驚訝。

竟然是niar。

他輕握著愛妮的手腕,觸碰到了她的白色手環。

「愛妮。」他的意外造訪讓愛妮吃驚不已。

「你竟然還記得我的名字?」她吃驚地脫口而出。

「愛妮,蘇愛妮,」他揚起嘴角微笑著,「我一直都知道你的名字,一直都記得你。」

她不可思議地凝視著面前的偶像niar,她比平面廣告裏,比掛壁電視裏,比網路視頻裏的niar更加親切迷人。

於是,她擔憂地環顧四周,生怕人們發現他。

可Niar卻絲毫沒有顧忌,毫不避諱地拉過她的手。

愛妮不安地看著眼前這個突兀出現的男子,當他如此真切地出現在她面前時,卻又如浮雲般不切實際。

「niar,真的是你嗎?」她自言自語,自我懷疑。

她忍不住伸出手,觸碰著他臉頰的輪廓,她的指尖劃過他的眼瞼,鼻尖和嘴唇,她清晰地感知到的確面前就是她所迷戀的niar本尊。

愛妮迫不及待地要把自己狂熱的迷戀全都對他訴說。可他拉過了她的手腕,展開她的掌心貼著他的臉頰,情不自禁地親吻著她的手心。

她害羞又訝異地注視著他,手心直癢癢,她抽回了手,困惑不解地問道:「可是niar,你怎麼會來這裡?」

「我是特意來見你的,愛妮。」他呢喃著,「聽我說,愛妮,我太想見到你了,那場見面會結束後,我就無時不刻不想念著你,每時每刻都牽掛惦記著你。我過來是要告訴你,愛妮,我早就無可救藥地愛上你了……」

她毫無準備,niar早就把她帶上了雲端,可她又覺得飄飄然懸空而不真切。

管它真的假的,她多想就這樣欣喜若狂地接受這莫名其妙的告白,多想就這樣迫不及待地告訴他「其實我才瘋狂地迷戀著你,niar」,她多想就這樣歡呼雀躍地和他緊緊在雲端擁吻。

然而,瞬間熄滅她內心狂烈悸動的是那滴冰冷的理性。

「niar你有那麼多狂熱的女粉絲,又有那麼多嫵媚的明星女友,你怎麼可能會喜歡上微不足道的我呢?」

「愛妮,我為什麼就不會愛上你呢?無所畏懼,站在舞臺上把歌唱完的你,何等勇氣凜凜?」

她捂嘴笑了起來。

「聽上去還以為我有多可敬可畏一樣,不過是上臺獻醜,走音瞎唱,做了件讓大家覺得可笑的事情罷了。」

她自嘲地笑了笑,緊張地摸了摸自己系著絲帶的脖頸,生怕面前英俊迷人的niar看到她隱藏在絲巾之下的難堪。

「愛妮,我想告訴你,那天的你就和曾經無懼恐嚇打壓,堅持說出車禍真相的你一樣,無畏人言,你的勇氣和正直你可知道讓我有多欽佩,多欣賞,多感激嗎?」

她瞪大了眼睛看著面前的niar。

「難道你是……」

他點點頭。

「是的,愛妮,我就是那個車禍身亡,被捲進人孔蓋的女人的兒子,西知重。抱歉,愛妮,我找了你好久好久,好不容易才重遇到你,我想對你說謝謝,我的恩人。」

她沒想到自己怨恨的,迷戀的,竟然都是同一人。

「愛妮,我懇求你成為我的戀人,讓我回饋你,感激你,守護你,無微不至地照顧你,呵護你,請你給我這個機會。」

愛妮一時語塞,不知所措。而眼淚止不住地如雨水般順著她的臉頰滾落。

「不用現在就回答。」他有些擔心,心疼地拂過她的臉頰,抹掉她的淚水,「抱歉,我這樣冒失魯莽地向你告白,讓你感到困擾。我知道你本該是怨恨我的……」

他伸出修長的手指將愛妮的碎髮嵌到她的耳後,溫柔地摟抱住她。

當他說著,毫不顧忌店裡的客人認出他,肆無忌憚,將愛妮緊緊擁入懷中。

他俯下身,愛妮也昂起頭,踮起腳,輕吻著他如同積雨雲般綿軟的嘴唇……

愛妮答應他了。

在收銀臺時,Niar掏出了皮夾,買下了這張唱片送給愛妮,她注意到了他皮夾中的那張女子的照片,披著長髮,側身微笑著,和人孔蓋上的頭像一模一樣。

當他把唱片遞給愛妮時,他的手拂過她的白色手環,她纖細的手腕,溫厚大掌的溫暖融化著她小手的微涼,一股暖意襲遍她全身。

「謝謝你,niar。」

「不,愛妮,是我永遠地感激你。」

niar轉身走出了店外,衝入雨簾時,不捨回眸。

此刻,愛妮打開了唱片盒,裡面竟然不是CD,而是一部白色的雲手機。

這個深夜,她守著這部來自niar的雲手機,等待著沉靜的它發出聲響。她坐在地毯上,環抱雙膝,困倦地打瞌睡。

忽然間,手機的聲響叫醒了她,她近乎即刻奪過手機,接聽了他的電話。

「睡了嗎,愛妮?」他溫柔地問候道,「抱歉,這麼晚打電話給你,有沒有打擾你睡覺?我在片場剛收工。」

「我還沒睡,你每天都要工作到這麼晚嗎?」她問,「你會累倒的,早點休息吧,我們可以明天通電話聊的……」

「可是,愛妮,我一聽到你的聲音,可是精神百倍,困倦掃光。」

她笑了起來:「真不可思議,手機那頭會是知名藝人的你。」

「那你告訴我,在你的手機裏,你把我的名字保存成什麼了?」他爽朗地笑著,「給我寫個俗氣又招搖的名字吧,比如“我的巨星男友”“我的偶像男友”或者“我的superstar男友”之類,讓作為男朋友的我得意驕傲一下,如何?」

她忍不住撲哧一笑,說道:「這是你給的手機,所以裡面是你存儲的本名:西知重。」

「現在它已經是你的了,隨便用。」他說,「愛妮,猜猜我的手機裏,你的名字是什麼?」

「什麼?」她用手指尖在地毯上畫圈,好奇地問道。

「愛妮,愛妳。」他對著手機輕吻,像是能把這個吻傳遞給她般。

「可是知重,你是怎麼知道我的手機號碼的?」

「你可是我的粉絲,我有你所有的註冊信息。」他說,「我睡不著,愛妮,給我唱首搖籃曲吧?」

她搖搖頭,「你明知道聽了我唱歌,你才會真的睡不著呢,別取笑我了。早點睡吧,晚安。」

次日,她拖著一身甜蜜的疲倦在自習教室裏複習雲技術筆記時,一個帶著鴨舌帽的陌生男子從教室後門潛入,在愛妮的身後坐定。

他伸出手指輕點她的肩頭。

愛妮因身後莫名的觸碰而本能地伸出手掌護住了系在脖頸上的絲巾,深怕有哪個搗蛋鬼惡作劇,將她的絲巾猛地抽開,讓她的難堪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

「蘇愛妮,筆記借我看下。」

那個低沉的嗓音從肩頭後方傳來。愛妮甚至都不用回頭,因為在雲技術系裏成績拔尖的愛妮,她的筆記被認為是考前複習必備的「模範筆記本」,於是她大方地把本子遞給了後方的他。

不一會兒,筆記本就被還回來,她接過本子,正翻開打算繼續記時,驚訝地發現夾在本子裏的一張Niar巡迴演唱會VIP門票。

她趕忙轉過頭,欣喜地發現此刻,竟然是niar就坐在她的身後。

「噢——」她興奮地差點喊出了她的名字。

他伸出食指抵住嘴唇,微笑著示意她不要喊出來。

她欣喜地甜甜笑著,仰起頭回應著他的吻……

當他闖入她的生命時,他就像瓢潑大雨般濕透了她的全部。

她興奮地喊叫著,當演唱會散場時,她知道和niar的秘密約會才剛剛拉開序幕。

這個深夜,Niar不知從哪裡找來的廢舊機器,在他家的院子裏嫻熟地踩踏著,做出了一根膨脹的棉花糖。

「我媽媽以前就在藝校門口賣棉花糖,所以我也會做一點,味道怎麼樣?」他問。

「知重,你好厲害。就像是把雲朵摘下來做成的那麼好吃。」

她興奮地撕下一片雲,甜膩地塞到了niar的嘴裏。

這天,愛妮和niar正秘密約會,並肩路過會場街口,工人們正在換上新一季的niar的防雨布巨幅海報。

愛妮駐足,不捨離去之際。

Niar拿過了一卷自己的海報,這時工人發現海報失竊,大聲呼喊要逮住兩人,於是niar趕忙拉過她的手逃跑。

當他們穿過厚重的人群,穿過熟悉又陌生的街區,愛妮把他帶到了自己的小公寓里避開追逐的人。

兩人喘氣著,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在愛妮的房間裏,她把偷來的巨幅海報撲在了地板上,撫摸著海報上龐大的niar。

「niar,你知道嗎?在我的心裡,你比這幅海報還要巨大,還要巨大。」

她跪坐在地上,昂起頭,注視著面前的niar,她觸碰著他的腳踝,「你佔據了我整個世界。」

這間小屋裏滿是他的氣息,一目了然,那滿滿一屋子,整面牆都貼著他的照片,掛著從演唱會上和其它歌迷搶來的四分之一毛巾。牆角放著他的紙板人,矮桌上攤著他代言的飲料和食品,耳機裏沒有關掉的還在放著他的歌,日曆上圈起的日期寫著關於他的工作日程。

他知道,她也瘋狂地迷戀著他。

而此刻,他就像是神奇地從海報中走出來一樣,和愛妮並排躺在了海報上。

「我第一次走進這個房間時,我就喜歡上它。那扇巨大玻璃窗上映透出輕薄又透亮的雲朵,好像觸手可及。於是這間房立刻讓我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憐愛之情,我忍不住對房東說,我要租下這間房。我才看了第一間讓我滿意的出租屋,就根本沒想過再看看其他的,因為我清楚地知道不會有比這裏更讓我喜歡的了。就像我第一次見到你時,我就愛上了你,我知道不會有比NIAR你更讓我迷戀的男人了。你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

窗外漂浮在稀薄的雲朵,他輕啄著她的嘴唇。

「愛妮,這些日子,你過得好嗎?」當他問起時,她卻已經帶著輕柔的鼻息,靜謐地蜷縮在他的懷裏,沉沉地睡去了。

Niar伸手緩緩解開了她的絲巾,脖頸上那條觸目驚心的刀疤映入眼簾,他心疼地伸手觸碰著……

他將愛妮擁入懷中,小心地呵護著。

「愛妮,我會守護者你,不讓你再受到一絲一毫地傷害……」他呢喃著。

靜謐的夜,他溫柔地摟抱著她沉睡。

清晨,那陣急促的敲門聲將niar吵醒。

他小心翼翼地松開了愛妮,又驚覺她必定介意那道刀疤被他發現,於是,又重新為她系上絲巾,而後起身開門。

房東太太吃驚地看著面前的俊朗男子,嗔怒道:「都拖欠了兩個月的房租了,還不知道趕緊付,只知道跟男人亂搞。」

「房東太太,請你說話放尊重!」

「不付钱要我怎么说好听话呀?」

「多少錢?」

「這麼說,難道你是要幫她把拖欠的房租墊上?」她不屑地問道,上下打量著niar,覺得眼熟。

「我问你多少錢?」他問道。

「我算下,加上這個月的房租共三個月……」

「不,」niar說,「房東太太,我是說這間小屋多少錢,我現在就要買下它。」

房東抬起厚重的眼瞼,不可思議地抬頭望著他…


寫作備註

作為一個追星族,我很慶幸沒有把《雲》寫成那類偶像與粉絲甜蜜愛戀的無腦羅曼史故事。因為我認為當粉絲通過見面會或演唱會能與偶像明星近距離接觸時,會產生某種零距離的錯覺。而拉近物理距離根本無法彌補巨大的社會權重的差距。如果他是超級巨星,而她只是平凡粉絲,那麼因為缺乏事業發展和社交的交集,其實兩人根本沒有任何發展關係的可能。

萬幸《雲》的劇情走向冷靜,理性,深刻,懸念謎團的解開推進順暢,但由此這本《雲》也缺乏典型羅曼史該有的甜蜜浪漫,多了幾分肅穆和沉重。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