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酒-喝妳的嬌穴流淌的酒釀(限)

在酒莊實習的侍酒師碧碧是瓶用多產區葡萄混釀,大眾平凡的佐餐酒,費氏酒莊的總裁費尚淞卻是在最好年份,用上好葡萄釀製的頂級葡萄酒,這樣懸殊的兩人卻因為費爺爺的牽線結婚了。

不勝酒力的碧碧似乎萬分幸運地開啟了一瓶醇厚佳釀,尚淞將她當做世間最好的美酒珍藏寵愛,讓她過著讓人豔羨的富足醉人的酒莊生活。

每晚他都用開瓶器給她的嬌軀開瓶,將她喝得滴酒不剩。平日里,烙印著他名字的橡木酒塞又被塞滿她身下的兩張小穴。酒桶上,他朝著她的陰穴和後肛灌入葡萄酒,讓她散發馥鬱酒香,尚淞著迷地沉醉在她誘人胴體上下迷人的「葡萄帶」中。

但碧碧深知隨著時間流逝,即使昔日美酒也會因過了適飲期而劣化,風味和口感不再。

於是碧碧這株在貧瘠土壤里奮力扎根的葡萄,決定要靠自己的努力來縮小和丈夫的巨大差距,她該怎樣用誠意和努力耐心發酵貯藏,釀造好這段美酒佳緣呢?


《酒》試閱

第3章 釀酒葡萄


之後,戴在碧碧無名指上的鑽戒就沒有再摘下來過,她答應了尚淞的求婚,嫁給了他。

在費氏酒莊的寬廣草坪上舉行的簡約婚禮上,開啟了各色各樣的好酒慶祝,源源不斷的酒汁注入了賓客們的杯中,觥籌交錯。

含有二氧化碳的氣泡酒香檳帶著豐厚的泡沫衝出瓶身,還有靜態的紅葡萄酒,白葡萄酒,也有加入酒精強化的西班牙雪利酒和葡萄牙波特酒這樣的加烈酒,還有在靜態葡萄酒中加入了果汁,藥草和香辛料的桑格裡亞加味酒。

費爺爺欣喜地看到愛孫和恩師孫女喜結連理,不禁老淚縱橫。

馥鬱酒香撲鼻而來,在濃鬱好聞的酒味中,新郎費尚淞被司儀問起愛上新娘碧碧哪一點時,他坦誠回答。

「事實上,原本是爺爺逼我要見她,讓我十分抵觸,不願見面。後來正巧,我偶爾看到了碧碧發給酒莊的實習申請。」

說道這裡,他笑著攬過了碧碧的肩膀。

「在她的自述中,對於自己貧困的家境和成長經歷,她寫道:葡萄如果生長在太肥沃的土地,枝葉就會過分繁茂,果實吸收的養分反而就少。優質的釀酒葡萄必須種植在貧瘠的土壤中,因為在貧瘠的土壤裏,葡萄會充分發揮求生本能,為了獲得水分和營養而竭盡全力向下紮根。所以,雖然是困窘的境遇,卻能激發人強烈的求生意志,她說我也是貧瘠土壤裏的葡萄,奮力地向下紮根,渴望擁有自己足下的土地,孕育出豐碩的果實。」

這番話讓在場的賓客們多少有些觸動,至少他們淡化了原本的偏見,本以為費總裁的小嬌妻碧碧不過是憑藉她祖父的恩惠和年輕美貌而攀附富豪的葡萄藤蔓,懸空浮華,不勞而獲。可尚淞的一席話卻讓人多少看到了碧碧努力拼命的鬥志。

當尚淞擁住了新娘碧碧,捧住了她的臉頰接吻時,他溫熱的薄唇覆蓋住了她綿軟的櫻唇舔吮著。

她的小嘴微啟,尚淞的舌頭就卷著一顆略帶青綠色的紅葡萄赤霞珠放肆地侵入了她的口中,圓潤的葡萄帶著他口中的津液,被頂入了她的小嘴裏。隨著她口中的香甜氣息被他的火舌翻攪,那顆圓滑的葡萄也在兩人口中翻頂著。

打從尚淞第一眼見到她開始,他就想狠狠地吻她,柔軟甜美的小嘴,撲鼻而來的甜蜜酒香,他簡直為她的滋味而迷醉。

「我好像醉了……」他低喃著,將她緊緊地擁摟在自己懷中,舌尖狂肆地掃過貝齒,含住了她頂弄過來的葡萄。

香舌不經意地輕勾,卻碰到他火熱的舌,嬌軀也跟著一顫。兩人唇舌交纏,口中的葡萄就不住地來回滾動,她青澀生疏地頂弄著葡萄,惹來他更強烈的反應。

圓球般的這顆釀酒葡萄成了彼此的定情信物,只不過釀酒葡萄不同於普通的食用葡萄,雖然酸度和糖分都較高,大部份相當美味,但因為果皮較厚而且難以去皮,所以不適合直接食用。

於是,翻滾的葡萄就在兩人的熱吻間傳遞。

沉醉在這熾烈的深吻中,碧碧不由自主地輕喘低吟,柔媚的紼紅染上雙頰,嬌人容顏如同在紅酒中浸泡過一般。

她的身子也跟著酥軟,尚淞猛烈的吮吻近乎讓她喘不過氣來,她手握粉拳,輕柔地捶打著他的肩膀,他這才放開了她的唇。

尚淞垂下頭,只見她的口中還含著葡萄,雙眸晶亮,臉頰緋紅,軟綿唇瓣也被他吻得紅腫,泛著濕潤的光澤。

他忍不住低沉呻吟,又伸舌輕舔她豐嫩的小唇,輕啄著她的櫻唇。

「喜歡我送你的禮物嗎?」尚淞問道。

她羞澀地揚起嘴角,蕩漾著醉人的甜笑,將含著的葡萄頂出,用牙齒輕咬住,豐唇吮吸著它,示意尚淞喜歡他給的這顆葡萄。

他低頭一笑,攬過了碧碧的腰肢,在她的耳際低語。

「我說的不是這顆葡萄,而是這整座葡萄園。」

於是,尚淞拉過了她的小手,將換裝純白色長裙的她帶入這片剛劃到她名下的葡萄園。

她吃驚地仰望著,情不自禁地興奮尖叫起來。

只見在略微陡峭的山坡上被開闢出了梯田,每級梯田上都種植了繁茂的葡萄藤。

因為山丘葡萄園能讓葡萄充分得到日照,而且山坡的排水性也好。

「喜歡嗎,碧碧?」

她點點頭。

站在坡腳下的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登上山坡,從坡頂俯瞰整片葡萄園的壯闊美景。

「吃顆葡萄後,我再帶你爬上去,好嗎?」

「可是剛剛不是已經吃過了嗎?」她仰起頭,困惑不解地反問道,卻被尚淞拉入了葡萄園深處。

他伸出手指輕點著她的綿軟唇瓣。

「剛才只是你的這張小嘴吃過,你下面的小嘴還沒有吃呢。」說著,他沖她詭異地眨眨眼睛。

碧碧慌亂地臉頰泛紅,害羞地轉身想要逃走,卻被他跨幾步就追了回來。

他們身周全是茂密的結著顆顆圓潤碩果的葡萄藤蔓,這裡空無一人,僅有他們倆。尚淞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腰肢,將他的嬌妻擁吻在懷中再度恣意地狂吻一番。

「嗯……」剛才小跑還沒喘過氣來,現在又被他抓入懷中兇狠吮吻,讓她上氣不接下氣,嬌喘著,酥胸隔著裙裝面料,劇烈起伏著。

尚淞見狀,展開了大掌即刻罩住了她的兩團綿乳,邊以掌心用力揉掐,邊狂烈地繼續吻著她的唇。小嘴被他的火舌纏吮,胸乳被他的大掌掌控,陣陣醉人的酥麻從她的舌尖,她的乳頭傳導,直至襲遍了她全身。

舌與舌交纏出淫浪的聲音,津液隨著激烈的纏吻逸出唇瓣,弄濕了兩人的下顎,一股股瘙癢的愛液也隨之從碧碧的腿心間湧出。

就在碧碧以為自己要被吻得昏過去時,盡興了的尚淞這才移開他的唇,偏過頭,將薄唇覆蓋在她的脖頸上,烙印出一道酒紅色吻痕,這個只屬於他的印記,顯眼又刺目。

可他仍不滿足,碧碧還以為尚淞打算放過她,想掙脫他時,他卻壞心地再次執起她的下巴,在她明眸的注視下,狠狠地再次吻住她紅腫的唇瓣,將她柔嫩的唇連同她的哽咽聲,一同吞入口中,又吮又舔地,像失控的野獸,等不及將她這顆剔透的小葡萄吞食入腹。

尚淞氣息粗喘地掐住了她的腰肢,將碧碧壓在了垂直的葡萄藤支架長幹上。

這下,尚淞不顧這小嬌妻的生嫩,依著高漲的欲望,一隻手隔著布料,罩住她一邊乳房,用力揉按,並順著肩扯開了她的裙裝領口,另一隻大掌滑進了她的裙子下擺,在碧碧慌亂地扭動身子時,他的大手就強勢地不斷往上游移,撩開了裙襬,順著她的柔嫩大腿外側,來回撫摸。

大膽的愛撫,嚇壞了碧碧,她瞪大眼,害怕地併攏了雙腿。

和煦日光的午後,在葡萄藤下,尚淞的大掌已經探入了她的內褲邊緣,直接抵上她的私處。

從沒被人摸過私處,碧碧羞愧地伸手推他,卻怎麼也移不開他的手,當他的手撚上她私處的花核時,一股異樣的灼熱感從雙腿間竄出。

「啊……不……」她不安地叫出來。

拼命地又扭又踢,想要躲開,卻不知自己的掙扎,只是徒增他被勾起的欲火,只能被更蠻力地壓在葡萄支架上。

「再給你喂顆葡萄就爬上山丘。」他粗啞著嗓音對她低語,兩手卻沒停止繼續挑逗。

當他的手扯開她的內褲,探進她私處的花瓣,還未濕潤的花道十分緊窒,他卻狠心地插入一根手指,大拇指則是繼續撚著她的核心。

「啊……」雙手緊捉著他的前襟,下身突如其來的陌生疼痛,讓她不禁驚恐地嬌吟出聲,小臉柳眉緊蹙,埋進了他的胸膛。

「腿張開。」見她拼命地併攏雙腿,尚淞在她耳邊命令道。

碧碧僅是被他的一根手指戳刺,卻已經說不出話來,埋頭在他胸前,她咬緊下唇忍住喉間的呻吟,搖頭哀求他放手。

「那你是要我現在在葡萄園裡要了你?」他舔著她如白葡萄酒潤滑般的耳朵威脅著,察覺她全身都在顫抖,才發覺原來她的耳朵這麼敏感,於是壞心地又舔咬幾下。

「別……尚淞……」她對他的親昵愛稱讓他滿足不已。

怕尚淞真的在這裏要了她,碧碧只得緩緩張開雙腿,分開站立。

而他即刻托起了她的一條腿高抬起來,即刻她感到自己沒有了支撐點,若不是被他抱在懷中,恐怕她即刻就要重心不穩倒下。

此刻,尚淞早已被她勾得亢奮的男性欲望,正堅硬地抵在她的雙腿間摩擦著。

見她咬緊下唇,在日光下,滿臉通紅的慌亂模樣,更激起了折騰她來取悅自己的念頭。

尚淞也知道今日大婚,他自己些許衝動了,不曾交過男友的碧碧,只暗戀過她的那個酒保學長,對男女性事,一知半解,他甚至可以感覺被自己抱在懷裏的她,顫抖得多厲害。

這下,他低頭埋進她馨香的脖子,嗅聞著她身上淡淡的酒香,把手指從她私處抽了出來,頓時她感到如釋重負,以為尚淞決定先放過她這回。

沒想到他撤出手,反而將她的裙裝前襟扯開,推高了胸衣,這下她的兩團綿軟酥胸全都彈現出來。

在明媚日光下,飽滿胸脯被陽光鍍上了一層耀眼光亮。他忍不住大掌覆蓋住了她的光潔綿乳,乳肉如同圓潤的葡萄皮般嫩滑。

他大力地掐揉著她的鼓脹,被按壓的乳尖也變得挺翹,惹來她的陣陣低吟,嬌媚聲響在偌大的葡萄園裡消散。

垂下頭,他濕熱的唇舌不停舔吮著她的堅挺乳蕾,間或垂下頭用牙齒扯咬。

「啊——」在的玩弄下,碧碧的小嘴不停發出媚人酥骨的嚶嚀聲,胸口被敞開的肌膚也抹上了瑰紅,泛著一層薄薄的香汗,像是沾著霧水的勃艮第黑比諾葡萄。

可他絲毫沒有放過她的意思,用力揉捏著掌心的兩團乳肉,大口吮吸著她雪白的嫩乳,害得她嬌喘不止。

「嗯……嗯……」

胸乳也隨著他的吮吸而猛烈地抖動起來,在絢爛的日光下,蕩漾出迷醉的乳波。

尚淞鬆開她,瞇眼注視著兩團綿乳被他玩弄得紅腫,乳尖閃著濕亮的光澤。

他貪婪地把她的蕾絲內褲順著腿根扯下,拉至了她的膝蓋上方,被褪去底褲的她,頓時感到一陣涼意拂過私密,葡萄園內的微風掠過她的腿心間,讓她意亂情迷。

而後尚淞將她的雙腿架得大開,當她的紅粉私穴展露在他面前時,只見被他手指抽插過的粉嫩花穴已經濕濘不堪,嫩肉不停收縮著,卷動著絲絲甜膩花液。

於是,尚淞一手伸到了碧碧的身後,從垂吊在她後方的一串美樂葡萄中攫取了最大的一顆。

美樂葡萄是高品質葡萄酒重要的釀酒葡萄之一,費氏酒莊葡萄園裡的美樂是早熟品種,果實成熟快,釀出的酒所需要的陳貯時間也較短。

而現在尚淞也等不及了,要讓生澀的碧碧即刻成熟發酵。

於是,他邊用手指撥開了她濕透的陰唇,邊捏著美樂葡萄稍稍刮擦觸碰她的小穴,這下,圓潤的葡萄和他的手指就一下被她的花液給染濕了。

「嗚……」敏感的嫩肉被碰觸,立即微顫,花瓣快速縮緊,將他的指尖捏著的葡萄緊緊吸住。

「真緊……」他粗礪的指腹帶著那顆葡萄用力摩挲著她的柔嫩肉壁,可就是不探入,就在穴外逗弄著她,搔癢的感覺弄得她難耐不已。

「不要……求你……」她扭捏著身子,酸麻的感覺刺激著嬌軀,花瓣不住收縮,莫名地湧起了前所未有的渴求。

「要我進去嗎?」他用手指撐開嫩穴,看到誘人的花核輕微顫動,彷佛是正在懇求他的玩弄。

「不要欺負我……」她嬌羞地搖搖頭頭,受不住情欲的折磨,她的雙腿被他張得更開,任由他夾著葡萄挑弄她的花穴。

他並不急著進入,而是逕自以葡萄在花穴最外處摩挲騷弄,她那副難受的哀憐模樣楚楚動人。

「嗚……不要這樣……我好難受……尚淞……」她受不了,坦露著赤裸著胸乳和私處,搖擺著身子。

眼看隨著她的激動,她的肉壁攪動得更厲害,也沁出更多蜜液。

他的眼中閃過了一絲邪魅,伸手掰開了她濕透的嫩穴,順著花液的滋潤,將這顆圓潤的葡萄推進了她的小穴之中。

她的私穴張合著陰唇唇瓣,如同渴求美樂葡萄的美味,竭力地被撐開身下小嘴。先是葡萄卡在了她緊致的小穴穴口,而後他將這葡萄用力塞入了她窄小的嬌穴。



第4章 橡木酒桶


「啊——」花穴突然被塞入了葡萄,她慌亂地不知所措,花瓣禁不住即刻縮緊。

「別用力,就讓你下面的小嘴含住它。」他在她的耳畔低語。

聽著他的話,她渾身繃緊著身子,不敢使力。

「就含著這顆葡萄,我們一起爬上山丘。」

看她聽話,他滿意地舔著她豐嫩的下唇。碧碧輕咬著唇瓣,下體被塞入葡萄的感覺讓她不禁渾身顫抖,渾身的肌膚全都染上了一抹緋紅。

她的小穴如此嬌嫩緊致,似乎是在不斷要將葡萄從甬道中擠出。於是,尚松以指腹捏合住他的花瓣,阻止她的身下小嘴吐出葡萄。

而後,他將拉扯下的內褲重又為她穿好,將拉開的前襟也重又給她扣上,看上去碧碧又恢復了原樣。

只是與先前不同的是,她身下的小嘴含住了那顆葡萄。

胸乳被揉捏得隱隱作痛,下體也吸絞著圓潤葡萄而倍感不適。

尚淞拉過了她的手腕,牽著她緩緩爬上了葡萄山丘。

午後,涼爽的微風習習,沐浴著曖昧的日光,他陶醉地注視著她迷人的步伐,可她分明艱難地邁開腳步,抬腿步行著。

每走一步,腿心間的葡萄好似就包裹著她的愛液在她的嬌穴內翻滾,折磨著她的嫩肉。碧碧禁不住夾緊,於是那葡萄就被她收緊的甬道好似要立刻擠出去一般。她只好微微放鬆下身,可小穴裏的葡萄又好似要滑落出一樣。

於是,被尚淞擁摟著,才在葡萄山丘上走了一段路,碧碧就已經跟不上他的步伐,她的雙腿酥軟,根本使不出力道,要不是尚淞摟著她,恐怕她早已跌在葡萄園的草地上了。

「怎麼?很難受嗎?」尚淞低下頭,在嬌妻的耳畔邪佞輕笑。

她蜷縮在尚淞懷裡,被攬住了腰肢,放緩腳步步行,那顆蜜穴裏的葡萄已經折磨得她根本無力回答。只見她的粉額上布著細密汗珠,隨著走動,花穴中的葡萄也會跟著滾動,摩擦著她的肉壁,弄得她愛液直泄,把她的底褲都弄濕了。

「我的碧碧。」他著迷地呢喃著她的名字,瞧她氣喘吁吁,臉頰泛著紅暈,就連眸子也蒙上水光,嫵媚模樣讓尚淞的渾身都充滿火熱。

於是,當他們爬上斜坡時,隨著她躬身上山,微微撅起了小臀,他的大手也不安分地滑進了她的裙襬,來到了她的內褲外,不經意間一觸碰,就立刻摸到了一片濕膩。

這時,他們面前走來了一行給酒莊前來採摘葡萄的果農,這些背著籮筐的人們見到新婚的費尚淞和夫人碧碧,興奮地沖他們揮手致意。

碧碧慌亂不已,頓覺下體更加不適,羞紅泛起整個臉頰,她窘迫地依偎在了尚淞懷中,抓住了他的手臂。

尚淞隔著葡萄藤架,沖著果農們友好地回禮。

「我旁邊這位現在不僅是我太太,也是這座葡萄園的新主人,請多關照。」

果農們呼喊著「碧碧」的名字,熱烈回應。

可也就在這時,尚淞的另一隻手卻故意從她的臀後探入,用手指隔著濕透的布料往最濕的花縫一壓,推擠著裏面的葡萄,讓濕淋的花瓣更用力收縮。

「唔!」她沒法再走動,停在了原地,差點隱忍不住發出呻吟,她哀求著仰頭望著尚淞,要他停止,渾身酥麻的她虛軟抽空般靠在了他的懷裡。

當果農們離去時,一抹邪意掠過了尚淞的眼底,看她被葡萄欺負夠了,於是他彎腰,一把橫抱起了她。

「嗚……尚淞……我好難受……」

尚淞環抱著她,走過了葡萄園的花架密林,半途,被裹在懷裡的嬌妻碧碧已經受不住地扭動著,他輕聲慰藉著她,朝著酒窖的方向走去。

碧碧的美眸覆上一層迷離霧水,她難受地眼眶都湧出了淚水,她的身體熾熱,下體好濕,感覺自己快被那顆葡萄折磨透了。

接著,尚淞將她抱入了酒窖,踏入進去。

「葡萄要來發酵了。」他曖昧地在她耳邊低語呢喃。

虛軟的她睜開眼,環顧著整座酒窖。

費氏酒莊的酒窖建造得寬敞氣派,圓形的設計猶如古羅馬角鬥場,氣勢磅礴。這裡成列著上百個橡木酒桶,爲了不讓葡萄酒沾染任何多餘味道,所有葡萄酒都用全新法國橡木桶陳貯。

法國橡木的木紋粗細和香味各具特色,根據不同的葡萄品種,各種橡木桶的用途也不同。

在酒窖中,白葡萄酒需要在橡木桶中陳貯幾個月,而紅葡萄酒則需要一兩年。

可是現在,他可沒法讓他懷中的嬌妻等那麼久,尚淞現在就想即刻要了她。

事實上,這座酒窖也經常舉行晚宴和音樂會,而現在,就是只屬於尚淞和碧碧的盛宴。

他將虛軟的碧碧從懷中放下,放到了橡木酒桶上,讓她分開疲倦的雙腿,跨坐開來。

「這麼難受嗎?」尚淞低笑著,酒香味瀰漫著整個酒窖。

她的綿軟小臀緊貼著橡木桶,葡萄酒在酒桶內氧化,酸味隨之改變,產生含有芳香成份的甘油,酒漿色澤也發生變化,因而口感更加圓潤順滑,色澤更加瑰麗。

此刻的尚淞也越發期待著她的發酵。

「嗚……那顆葡萄……」她難受地扭捏著身子,這還是尚淞初次見到她迷醉的表情,讓他著迷地凝視著她。

他掐住她分開的雙膝,內褲早已濕透,隱約還能看到她的私穴在不住翻滾吞吐著那顆情慾葡萄。

「好濕好脹……葡萄一直推擠磨著人家的小穴……」她低吟道。

於是,尚淞邊褪去她的裙裝,讓她袒胸露乳,邊扯下了她最後的遮羞布。

「啊……」蕾絲內褲一被脫下,嬌穴內的葡萄就立即順著花液慢慢被往外擠出,眼看她的蜜津推擠著葡萄,馬上這顆葡萄就要掉出來了。

碧碧發出嗚咽般的呻吟,身下一緊,緊致的小穴又即刻把葡萄吸住了。

尚淞挑逗似的俯下身,垂下頭,直面她的誘人私穴。雙目直勾勾地注視著她身下的唇瓣吞吐吸絞著那顆葡萄。

窄小的甬道一會兒把葡萄擠出,一會兒又把它猛得吸回去,圓滾的葡萄就在她的穴口沾滿著她的愛液翻滾。

他看得盡興,伸出舌頭舔舐著她的私密,而後雙手撥開了她濕潤至極的陰唇,只見那顆圓碩紅葡萄的外皮染著晶亮的蜜液,順著外皮正慢慢往下滴落,將她的腿窩浸染得一片濕淋。

柔媚羞澀的目光迴避著,不敢與尚淞對視,他憐愛地注視著她,並薄唇微啟對著她的穴口吸含。

她倒吸了一口涼氣。

「啊——」止不住小嘴溢出了芬芳的尖叫,迴蕩在了整個酒香四溢的酒窖。

他用力一吸,就把她陰穴裏的那顆葡萄吸回到了自己的口中,他立即嘗到了包裹著她花液的甜膩味,濃稠的愛液和葡萄皮滑膩的口感,讓他沉醉。

當那顆葡萄一下從甬道中被吸走時,強烈的酥麻從她私處襲遍全身,在她邪魅黑眸的注視下,她的嬌軀猛烈地顫抖起來,被吸吮的嬌媚私處唇瓣也不住地顫抖緊縮,誘人至極。

這下,讓人沉醉的何止是橡木桶中的陳釀,還有木桶上赤身裸體的碧碧。

此刻她正虛軟地雙腿大敞開來,跨坐在了橡木酒桶上。墨黑色的長髮淩亂地披散在了她粉白的肩頭,絲絲秀髮都飄逸著馥鬱酒香,那對飽滿酥乳隨著她嬌軀搖晃而不斷晃蕩震動著,醉人的乳波好似在攪動酒窖裏的芳香。

而她被葡萄塞入過的小穴變得異常敏感,當尚淞再度將手指插進她的花穴,他蠻力地竟一下刺入了兩根長指,於是,緊窒的甬道就開始立即收縮,將他的雙指緊緊吸住。

兩指順利地捏住早已紅腫的花核,用力拉扯轉弄著。

「嗯啊……」柔嫩的花核被放肆玩弄,惹得花液奔湧四泄,源源不斷的水液從她的水穴中湧出,浸沒了她的花唇,淋濕了腿窩,將她臀下坐的這片橡木弄濕。只見濃厚的愛液水滴在橡木桶上端積聚,而後過量的水液溢出,順著弧形的桶身不住地淌下,滴落到了酒窖地面。嘀嗒的曖昧水聲在酒窖迴響,尚淞垂頭一看,橡木酒桶下已經一片濕濘。

見到嬌妻碧碧的魅惑模樣,他不禁感到下腹熾熱,粗長硬起。尚淞急切地褪下了褲子,讓自己的粗長熱鐵彈跳出來。

她嬌羞地偏過頭去,不敢注視丈夫的粗長。

於是,尚淞抓過了碧碧的小手,讓她握住了自己的熾熱硬鐵,如同碩大的酒瓶開瓶器般,他的硬長好似是那根駭人的螺旋桿般,碧碧被逼著不住套弄他的,熱鐵在她手中變得更大更脹,頂端沁出的白液弄濕了她手指,小手指縫微開,盡是濕黏的液體。

「唔——」尚淞瞇起黑眸,雖然她的動作極為生澀,可卻讓他陶醉至極。

早已捺不住的他將她的雙腿抬起,微微屈起了她的膝蓋,讓她微抬起身子,這下他的粗長熱鐵就對準了她的濕淋嫩穴,用力一下推入了。

「啊——」被猛烈刺入的快感讓她滿足地發出尖喊呻吟,才被葡萄折磨過的小穴又再次被刺入,嬌嫩酒穴被硬生生地侵入,被他的碩長所撐滿。

尚淞的大手扣住了她的纖腰,又讓她的腿緊緊環住自己的腰,讓她的綿臀抵住了橡木桶。這下,他不顧碧碧初次的生澀,猛烈地擺動腰際,開始奮力頂入,一舉刺破了她的薄膜,在她體內劇烈抽送,翻攪出了帶著血絲的濃稠愛液。

「啊——啊——」被抽插的快感讓搖頭呻吟,那尖銳的呻吟震顫著整個酒窖,聽到自己喘息嬌吟的回聲,她想咬牙忍住,可她身下尚淞的搗弄抽刺讓她怎麼也抑制不住尖喊。

尚淞狂烈地抽插著她的嫩穴,開瓶器般的熱鐵被她的肉壁緊緊吸住,讓他每一次進出都使出最大的力氣,每一個沒入都撞著最深層敏感的花心,攪得她花液直溢,將粗長弄得泛著水光。

他將懷中的這瓶渴望已久的美酒佳釀終於開瓶,此刻他只想酣暢淋漓地把嬌妻碧碧一飲而盡。

「舒服嗎,碧碧?」他的粗長猶如兇悍的開瓶器的螺旋桿,故意在她生嫩的嬌穴裏大幅度轉動,再以各個角度撞擊,他的螺旋桿猛烈地磨撞著她的緊致瓶口。

「嗯……」將臉埋進他的頸間,她咬牙悶哼,嬌柔地回應著他。兩人已然被馥鬱的酒香迷醉,沉醉在了劇烈的交合抽刺之中。

被緊緊吸住的快感讓尚淞的快感累積,他抽動得更為用力,強悍身軀和柔美嬌軀的撞擊聲混著滋滋濃稠愛液,形成淫魅的聲響。

「啊……嗯……」太過敏感的花穴經過葡萄的塞弄,再加上此刻開瓶器般的硬鐵又深又重的撞擊,很快碧碧就開始再度痙攣收縮,灑出更多的蜜液。

此刻,他壞笑著,在她的耳畔低沉問她。

「碧碧,我是誰?」

她迷亂地眯著雙眼,不明所以,只顧不住地顫動著嬌軀,已經被抽插得說不出話來。

見她沒有立刻回答,他的大掌邊掐住了她的兩團綿乳揉捏,指腹摩挲著她的乳尖,下面也不放鬆抽刺,更加用力地搗弄。

「快說我是誰?」

「啊……尚淞……費尚淞……」聽到從她的小嘴裏念出了他的名字,尚淞滿足至極,不禁加重了掌心的力道,更加蠻力地掐揉她的綿乳,開瓶器般的熱鐵也更加大力地刺入了她的窄小緊致的瓶口。

「叫老公。」他在她的耳畔吹著酒香般的氣息,厲聲命令道。

碧碧迷蒙著雙眸,小嘴嘟噥著,呢喃呼喚。

「老公……老公……」

她的親昵稱呼和溫柔呼喊深深取悅著他,

他更是加快速度,像要即刻將這瓶美酒喝幹一般,每一個進入都撞擊到最深處。

「不……不行了……」再也忍不住呻吟,她開始尖喊,花穴被用力抽送,傳來酸麻的快感,讓她受不了地直搖頭。

她身子一緊,手指緊緊陷入他的肩肉,花穴快速猛烈地痙攣,花液一波接著一波從體內灑出,溫熱著抽動的粗長。

敏感的頂端小孔被汨汨花液衝擊著,溫熱的感覺刺激了他的感官,他更大弧度地抽送,攪騰著更多花液。

直到粗長開始變紅變硬,他才跟著發出一聲粗吼,放鬆身子,讓頂端小孔噴射出溫熱的白漿,混著香甜汁液,一同溢出被攪得泥濘不堪的嫩穴……

然而,她虛軟的身子還沒來得及舒緩,劇烈起伏的呼吸也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尚淞的大掌就掐住了她的腰肢,將她輕巧地抱起翻轉過來跨坐在酒桶上。

他壓下了她的後背,讓她趴下,伏在了橡木酒桶上。

小臉近乎貼上了桶面,雙乳也被壓在了桶身上,她不由自主地將鼻尖湊近桶面。

於是,葡萄酒的氣息會穿透橡木桶,撲鼻而來,也瀰漫於整個酒窖之中。她側過頭,將耳朵貼在了橡木桶上,於是就聽見了「噗噗」的響聲,好似橡木桶中的葡萄酒也正在嬌喘不止。

而身下,她的雙腿因跨坐在巨大圓桶上,不得不大敞開來。濕潤綿臀此刻正裸露在尚淞面前,讓他一覽無遺。

趴在酒桶上的她,兩片飽滿豐臀圓潤挺翹,以至於他忍不住伸手拍打起了她的綿臀。當他展開大掌溫柔又挑逗地拍向了她的臀瓣,那緊致彈嫩的臀肉讓他愛不釋手,又是掐捏又是拍打。

無辜的臀瓣被欺負得敏感不已,惹得她再度驚叫連連。

「嗯……嗯……」她輕喘著,感覺虛軟的嬌軀已經再也承受不住他的任何壓榨了。

可是,貪杯的尚淞仍未盡興,他早已決定今日既然是頭次開瓶,就要把自己的嬌妻碧碧喝得滴酒不剩。

她晃動的白皙綿臀上烙印著他拍打留下的淡紅指痕,他曖昧地繼續溫柔地抽打她的臀部,邊伸出長指,從她的後庭開始,在她的臀縫間來回摩挲輕撫。從後庭的孔洞愛撫至了她前庭的私穴,這條敏感的細縫帶,被他嫺熟地撫觸,碧碧本能地扭動起了腰肢,一緊張雙臀就不自覺地使力,夾住了尚淞挑逗的大掌。

尚淞的大手感知到了被她綿軟蜜臀的夾擊,興奮異常,兩隻大掌即刻各抓住了碧碧的兩片臀瓣掐住,朝著兩邊用力掰開。

這下,她的紅粉後肛就毫無遮掩地裸露在了丈夫尚淞的面前。

當她扭捏著嬌軀時,他就將自己的粗長毫不客氣地刺入到了她窄小的從未被侵入過的後庭之中。

「啊——」未料到尚淞竟然會一舉刺入她的菊穴,將她的後肛完全撐滿,狹窄菊穴的肌理摩擦著他的巨碩熾鐵,給他帶來難以言喻的迷醉快感。

他開瓶器般的粗長不僅將她私密的陰穴開啟,也將她的後庭也同時開瓶。

頓時,近乎要被撐破刺穿般的疼痛和快感從她的菊穴導入,即刻襲遍她嬌嫩的全身。

隨之,尚淞開始在她緊窄得不可思議的後庭菊穴中猛烈抽插搗弄。

「啊——啊——」她再也無法忍受地驚聲尖叫起來,刺破了寂靜的酒窖。

在尚淞從後方的劇烈挺動下,趴著身子的她倒垂著雙乳,猛烈搖晃著胸乳,蕩漾著芬芳醉人的乳波。隨之,她的綿臀後庭也緊緊吸絞著他的粗長,極致快感從兩人的交合處蔓延。

這下,碧碧身下前後的兩張窄小的瓶口全都被他淩冽的螺旋桿般的開瓶器初次開瓶了。

愛液交織著蜜汗滴落在了橡木酒桶上,又順著圓球形桶身的弧度淌下,滴落到了地面,讓整個酒窖都瀰漫著濃烈情慾的酒香……


備註

我難以形容這本《酒》有多麼精彩絕倫,《酒》絕對會令你驚歎陶醉!這當然是最讓我引以為傲的作品之一。《酒》中的對白和情節融合穿插了大量的葡萄酒知識,當時的我帶著我的白開水保溫瓶成天泡在圖書館裡創作《酒》(因為我不能喝酒)。這讓本書顯得頗具學識,能讓身為作者的我依傍作品《酒》,裝模作樣地附庸風雅一番,儘管沒有哪個讀者看情色小說是為了獲取知識。不過我仍然非常享受《酒》的創作給我帶來的莫名其妙的虛幻的知識優越感,偶爾我也很想刻意營造出自己是個高雅有品位的情色作家的假象。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