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蛋-我要吃掉妳,蛋蛋(限)

每天吃空運編號溯源天然雞蛋的他,偶爾才吃到籠中母雞催生土蛋的她,再度陷入熱戀。

然而她明白主家少爺和傭人女兒間的距離就和「蛋跟蛋之間的距離一樣從未縮小。」

他總曖昧調情要她吃他的雞雞,她總甜膩威脅要把他的蛋蛋釘住,但孵化器投資公司總裁的他齊華夫仍全力注資她的「人造雞蛋」創業項目,要幫她脫貧致富。

可她苦心的研發設計卻遭富家女訂婚妻剽竊偷取,反譏旦旦「土雞蛋只能孵化出醜小雞」華夫咒罵「操蛋!」,並竭力幫旦旦孵化「人造雞蛋」。

大總裁吃蛋總挑出蛋黃留給她,幫她熬夜趕工縫製雞玩偶,喜歡砸金蛋給她驚喜,讓她用雞蛋砸爛昂貴跑車解壓。然而危雞重重,蛋疼不斷,旦旦竟因研發試吃而導致不孕,被富家女譏諷「不會生蛋的雞」

。於是,華夫約會旦旦巨蛋館,蛋殼盒中亮出小雞鑽戒,執意求婚,甚至對外謊稱自己不孕維護旦旦……

所有危雞都潛藏雞遇,孵化我們的愛與夢想!


《蛋》試閱

當其他人泡吧時,她總在泡圖書館。華夫知道,如果旦旦不在實驗室,就在這裡。可是,今天他卻沒能找到她,於是他一刻也不遲疑地打電話給她。

「喂。」聽到她的聲音,他忽而莫名心安。

「是我。」他焦慮地問道,「在哪裡?」

「家裡。」她忽然遲疑了下,這間傭人房到底該算是誰的家呢?

「在做什麽?」他追問,邊走過長長的書架。

「生物習題集。」

「現在穿著什麽衣服?」華夫好奇地問道。

「什麽都……」

「什麽都沒穿?」

「嗯。」她點頭應道,華夫忽然感到渾身熾熱。

「夠色情的。」他揚起嘴角。

「想像一下。」

「在想像呢。」

她咯咯地笑了起來,笑聲那麼悅耳。

「其實我穿著媽媽做的襯裙呢。」

這番通電只限於她媽媽不在身旁時的交談,在時就不能這樣。如果旦旦媽媽也在房裡,對話的基調就會徹底改變。

「喂。」

「是我。」

「你好。」

「在哪裡?」

「在家。」

「在做什麽?」

「生物習題集。」

「穿什麽衣服?」

「嗯,是的,實驗進展順利。」

「什麽?」

「兩條相互平行但走向相反的脫氧多核苷酸鏈組成,兩鏈以-脫氧核糖-磷酸為骨架,以右手螺旋方式繞同一公共軸盤。」

「你在說什麽呢?」

「不用客氣。」

「你媽媽在旁邊?」

「是的。」

「那你能來圖書館嗎?」華夫問道,「我想你快想瘋了。」

「那本書找不到嗎?好吧,那我去一下。」

於是,旦旦去了圖書館。

兩人在書桌前相鄰而坐。

她將書本打開,看了幾行,華夫就拉過她的手,反復揉搓著,在她的手心裏畫圈,撓得她直癢癢。

「華夫,這同一句話我居然已經看了三個小時了。」她搖搖頭說,「不行,我得集中精神才行。」

華夫趴到桌上,側過頭問她。

「有件事我一直想問你。」

「什麽?」

「我想問你,那天你看到我裸體的時候,爲什麽沒有尖叫?怎麼會臉不改色心不跳?」

「我就非要驚聲尖叫,滿臉通紅?」

「我想你那樣。」

「有什麽好大驚小怪的,又不是沒見過。」

華夫忽然直起身子,神情嚴肅,緊張兮兮的模樣。

「除了我的以外,難道你還見過誰的嗎?」

「在生理書上見過。」

「生理書?」他較真地質問道,「別以為你生物成績好,就想糊弄我。快老實告訴我!」

華夫又醋意萌發,纏住了旦旦,刨根問底。

「真受不了你,疑心病外加健忘癥!」她用力推開他,「你忘記了?你又不是第一次給我看光。幼稚園的時候,你就把你的雞雞給我看過,然後我還問你爲什麽我沒有雞雞呢?」

華夫回想了下,隱約模糊地想起這件事。

「那當時我回答你什麽了?」

「你說因為我叫旦旦。」

他終於如釋重負地笑了起來。

「這麼說,你都幾次看光我了,旦旦,你可真的要對我負責了。」

「你還要我對你怎麼負責?」

「公平些吧,把你也脫光給我看。」

旦旦微微皺了皺眉頭,抬起腿用膝蓋對著他的下身輕輕一蹭。

「你這個甜蜜可愛又淫蕩下流的傢夥!」她溫柔地數落道。

不一會兒,無心複習備考的華夫就去逛書架,他無意間發現了本好書,於是招呼旦旦過來。

那是一本詳細講述雞生蛋,蛋生雞的趣味生物書,兩人躲在這無人的角落裏看得津津有味。

華夫摟著旦旦,這甜蜜而溫柔的氣息讓他渾身燥熱,他忍不住親吻她的髮絲,臉頰,嘴唇,這深深的吻劃過她的脖頸,鎖骨。

他再也把持不住自己,伸手解開了她的校服襯衫紐扣。

看到她的白色胸衣,正是他偶爾看到晾曬在晾衣架上的那只,他的喉結滾動,咽了口唾沫。

華夫生疏地展開兩隻大掌,顫抖地覆蓋住了她的胸部抓住。

旦旦注視著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華夫……」她呢喃著他的名字。

他隔著這熟悉的胸衣揉撚著她的雙乳,而後將罩杯推了上去,那對酥胸就彈露在他面前。

此前,他只是透過她穿著的輕薄睡袍,暗自注意過她不斷隆起的雙峰。

然而此刻,他卻能毫無遮掩地觸碰這渴望已久的兩團渾圓。

當他撫摸這小巧的飽滿時,白嫩的肌膚猶如蛋白般柔滑,他貪戀地揉捏著,稍稍加重手勁,那頂端的粉色就色澤轉深,變得更加頂翹堅挺。

華夫垂下頭,用虎口托住一團飽滿,伸出舌尖,吮吸著。

好似在吃一枚的鮮嫩的煮蛋般,他的舌頭舔舐著她的頂點,皓齒輕咬著她的乳肉。

「嗯……」她嬌吟溢出聲,戒備地環視著無人的四周。

可華夫卻感到肉質柔嫩,口感鮮美。

他卻早已失控,扯開了自己的校服即刻脫掉,露出了堅實的胸膛。於是,將自己壯實的身軀覆蓋住她的,和她的胴體磨蹭間,彼此感到渾身熾熱。

華夫喘息著,掀開了她的校裙,就看到那條晾曬過的內褲。

「你的內衣褲,我都見過呢。可是我們同居這麼久了,你卻只能看,不能吃。」他曖昧地低語,將修長的手指伸到她的內褲邊沿,探入了她的私密。

「不要……」她試圖阻攔他,可是他的手指卻深入她烏亮的蜜草,按壓著她隱秘處的那顆「蛋黃」,她驚聲本能將雙腿夾緊。

「分開腿。」他的語氣帶著強勢。

於是,旦旦聽話地稍稍將雙腿岔開,華夫將她的校裙推高至腰際,而後把她的內褲順著她的白皙大腿,整個扯了下來,攥在了手心。

此刻,她的私處完全地暴露在了華夫面前,他的雙手各托住她的臀辦,好奇又緊張地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她的小孔,在他熾熱的目光下,她渾身緊繃,羞紅著雙頰,身下的水穴也一張一合。

他忽而感到口乾舌燥,這顆鮮蛋他嘴饞已久。他伸出長指按壓著她的那顆小小蛋黃,

華夫解開了苦頭,拉下了校褲拉鏈。

「不要!不要!」旦旦被華夫強有力的臂膀鎖住,動彈不得,淚水滲出了她的眼眶,華夫緊張地以為自己弄疼了她,深怕把身下的這顆嬌柔小蛋掐碎。

「華夫,不要……」她哀求道。

可華夫被面前旦旦的嫵媚胴體誘惑得衝昏頭腦。

一只大掌覆蓋住她的乳兒揉捏,旦旦羞憤出聲,可他卻霸道地將舌頭頓時喂入她口中,卷著她的舌頭糾纏,不讓她躲開。另一隻手的試探著插入她的下身。

「唔……」

他的吻,粗暴地吻得她的嘴唇發疼,舌頭也被吮得發麻,呻吟出來。

華夫正吻得盡興,突地一陣刺痛由舌尖傳來,讓他猛然停止這個吻,抬頭看著旦旦紅腫的唇瓣,而後就嘗到自己口中淡淡的腥味。

「你咬我?」華夫被反咬,掐住她的小下巴瞪她,語氣卻一反常態輕柔。

旦旦的眼眶中噙滿了淚水,說道:「華夫,放過我。」她哀求道,「你知道我有多喜歡你,富有又英俊,多金又迷人。你知道不管和哪個女孩發生關係都不要緊,因為你除了得到片刻歡愉,不會損失任何東西。」

「旦旦,你想那麼多幹嘛?」他問,「你難道還不明白我有多渴望你嗎?」

「華夫,請你冷靜,聽我說。現在的我們將會犯下天大的錯誤,雖然你有大把的錢可以為任何錯誤埋單,但是如果我犯錯了,我就再沒有翻身的機會了。我們若是發生關係,你還是可以繼續留在貴族學校當王子,但我卻會失去這個來之不易的求學機會,被勒令退學。華夫,我跟你完全不同,我沒有過硬的背景,沒有富裕的家境,沒有有錢的父母,我有的只是我的夢想和尊嚴。如果我現在犯下這個錯誤,我會失去我的貞潔,如果我懷孕了,那麼此後除了依附於你,糾纏你負責,我將沒有能力應付後果,我所有的人生計劃也會被打亂,所以……現在根本不是時候,等我真正有能力承擔這所有後果再說,好嗎?」

華夫壓抑著下身的腫脹和勃起,攥緊拳頭聆聽著她。

「華夫,你和周圍那些男孩都不一樣,雖然你偶爾會魯莽衝動,但你從不輕浮放縱。你知道我欣賞你內心深處的正直,我知道你不會對我那麼做,不會強迫我,對嗎?」

於是,華夫深深歎了口氣。他將旦旦地內褲重又為她穿上,將她的上衣整理好。

旦旦感激地望著她,摟過他的脖頸,在他的唇上印了一吻。

可華夫用臂膀一下攬住了她。

「不過,我要在我的旦旦上印上專屬於我的追溯碼。」

說完,華夫再次俯下頭,這回吻得她粗暴,吮上她的脖子,吮出個深紅的吻痕……

於是,華夫在這個原本任何女孩他都能唾手可得的富少生活中,選擇了對旦旦身體的隱忍克制。

他銘記著旦旦的話,所以始終都沒有和她偷吃那顆慾望之蛋。

他學著旦旦克制歡愉,專注目標,這堅持恪守和勤奮不懈為他們兩人在畢業之際,都贏得了各科全優的亮麗出色成績單,以及多所頂尖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然而,當華夫提議旦旦一同去留學時,原本應允的旦旦卻失約了。

當華夫離開去海外讀書時,她留在了國內就讀。因為她必須遵守和齊太太此前的約定,要轉學到華夫的高中並得到全額助學,她就必須在讀期間,督促華夫學習上進,考入名門大學,並在畢業時必須和華夫分手。

此後,華夫收到了旦旦的留言,大意是說:「以我們兩人的微薄之力,現在和齊家老爺夫人抗衡,只能是以卵擊石,必定失敗,改變不了被拆散的命運。只有我們變強大了,這顆蛋孵化了,翅膀長硬了,才能一起遠走高飛。請你等我這顆旦旦孵化,如果你願意等的話。」

於是,華夫聽從了旦旦的建議,沒有直面抗爭父母,他銘記著旦旦的忠告和激勵,在海外專心攻讀學業。

兩人雖然相隔遙遠,卻決意共同努力,從未想過放棄這段感情。

讓人意外的是,訂婚妻貝戈竟然沒有像跟屁蟲似的跟隨華夫去海外留學,她竟然留在了國內。

貝戈竟然去了情敵旦旦的大學,也去讀她的專業,和她住同間宿舍,因為她要時刻監控旦旦,以阻撓華夫和旦旦間的任何聯繫。

此後,旦旦把時間精力全都埋在人造雞蛋的研發,想念華夫時,就在蛋殼上畫上他的各種表情包。

終於,旦旦獲得了進入研究所的機會,並打算將累積多年,辛苦寫成的「人造雞蛋」研發論文發表。

準備遞交前夕,她忽然聽說了貝戈將作為研究所代表去參加科研峰會的消息。

當貝戈飛赴了設在華夫所在的海外城市的峰會時,貝戈裝扮豔麗奪目,驕傲地站上了演講臺,發表她所剽竊的研究成果。

貝戈發言的每字每句都是旦旦的廢寢忘食的研發,而今,她竟然不知廉恥地全數公然占為己有,像是自己寫的那樣,自信滿滿不要臉地對外發表。

原本以為旦旦會來參加峰會,而特意入場就坐聆聽的華夫在看到貝戈那副令人作嘔的嘴臉,聽到她讀這剽竊的論文屢次錯誤,看到她面對其他研究人員的提問一無所知,無法對答的窘態。華夫簡直忍無可忍,當場離席。

貝戈從峰會會場追了出去,然而華夫卻早已離她而去……

虛度的大學時光卻因家財萬貫,貝戈還是順利獲得了學位,在杜懷的幫助下,剽竊旦旦的研發成果順理成章成為了他們自己的項目。

而這幾年苦讀鑽研,奮力掙紮的旦旦竟然在被剝奪了成果後,也失去了研究所的工作,失去了和華夫的聯絡,失去了一切。

這顆如此渴望能孵化的旦旦,後來竟落寞地站在街頭,孵化成一隻穿著厚重玩偶裝的雞分發試吃品,直到現在,華夫重又找回了她…


寫作備註

《蛋》又是一本平庸但尚可的羅曼史小作,和我自認為的傑作相比,她相去甚遠,但和我搞砸的其他爛作相比,她又算得上是合格之作。

琴研是如何構思數量如此之多的作品呢?因為在我立項圖表裡,x軸代表情慾行為的序列步驟,y軸則可添加各種物品或意象,x和y的交匯點就能產生新的靈感和題材。所以《蛋》的來源是我在y軸上添加了一顆雞蛋,我決定寫一本以《蛋》為主題的小說。


Comments


bottom of page